· 小昭

當前位置:首頁>人物大全>小昭

小昭

小昭 小昭

小昭,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女主角之一,是金庸筆下最受讀者喜愛的人物,也是金庸最喜愛的角色。紫衫龍王黛绮絲和韓千葉之女。奉母之命扮作醜陋容貌混入光明頂,盜取乾坤大挪移心法。張無忌在楊不悔面前對她的維護,使得小昭心生感激,愛上張無忌,並無怨無悔地甘爲他的婢女,隨侍張無忌左右。後小昭爲救母親黛绮絲,成爲明教波斯總教教主,終生聖潔。小昭聰明堅強,善解人意,形貌秀美絕倫,性格溫柔和順,平時隱藏上乘武功,精通五行八卦之術,遇到危機時,能挺身而出,有大將之風。在綠柳山莊外表現出了優秀的領導才能,爲她日
金庸武俠小說人物
小昭
姓名 韓昭
門派 波斯明教教主
靈蛇島
家庭 韓千葉(父)
黛绮絲(母)

小昭是金庸小說《倚天屠龍記》中的一名虛構角色,與男主角張無忌關系密切的四位女主角之一,四分之一波斯血統,是“銀葉先生”韓千葉和明教四大護教法王之首“紫衫龍王”黛绮絲之女,形貌秀美絕倫,性格溫柔和順。後隨母親返回波斯,成爲明教總教教主。從紫微鬥數來看,小昭屬于武曲天府。

概述

小昭爲了母親黛绮絲而處心積慮,僞裝成一個不會武功的醜女孩,潛伏于西域昆侖山光明頂的明教總壇之中,在光明左使楊逍的家裏當其女楊不悔身邊的婢女,以便潛入明教秘道盜取失落多時的明教鎮教之寶“乾坤大挪移”心法,替母親向波斯總教贖回聖女失貞之罪。

自入楊家後便一直隱藏身世,在給楊逍發現自己身負上乘武功和秀美面目後,終見疑于楊氏父女,遭楊不悔處處刁難,又被楊逍用玄鐵铐鐐扣住雙手以防偷襲,楊不悔甚至爲保護父親想找機會殺她。

自從認識新任明教教主張無忌後,小昭便被他的溫柔與風采折服,對其死心塌地,更希望永遠跟隨在他身邊。

金庸在書中形容其“雙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頰邊微現梨渦,直是秀美無倫,只是年紀幼小,身材尚未長成,雖然容色絕麗,卻掩不住容顔中的稚氣”,雖然年幼,但其美貌連都心生妒忌。

金庸在後記曾提到小昭是他在書中最喜愛的角色。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人物設定

性別:

年齡:15、16歲

朝代:元朝

血統:兼有漢族及突厥族血統的混血兒

主子:杨不悔→張無忌(服侍身边两年)

身份:丫鬟→波斯明教總壇的聖女教主

專長:精通五行八卦之術,指揮若定,領導才能優秀;上乘輕功,上乘武功(隱藏)

身藏秘笈:乾坤大挪移心法?

性格

看似天真爛漫,可愛大方,善解人意,溫柔體貼。但聰明堅強,善于僞裝,平時喜歡隱藏實力,實際聰明城府、心機才學不輸周趙二女,爲所愛甘居奴婢,端茶遞水。在遇到危機的時候,能夠挺身而出,具有相當的指揮才能,有大將之風,這點在綠柳山莊外有很好的表現。即使碰到精明的楊逍,也問不出她任何破綻,給她蒙混過關。心理上表現出和年齡不相符的成熟,爲大局設想,總體上很安靜乖巧,但有時候也能夠比任何人牙尖嘴利。雖然富有心機,但卻很善良。

樣貌

天資絕色的美人胚子,母親爲傾倒衆生的武林第一美人,小昭眉目之間和黛绮絲有六七分相似,只是容貌之中,突厥異族的氣息只余下淡淡影子。雙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櫻桃小口,頰邊微現梨渦,直是秀美無倫,只是年紀幼小,身材尚未長成,雖然容色絕麗,卻掩不住容顔中的稚氣,膚色晶瑩,柔美如玉,膚色奇白,鼻子較常女爲高,眼睛中卻隱隱有海水之藍意,比之中原女子,另外有一份好看,明眸皓齒,桃笑李妍,年紀雖稚,卻出落得猶如曉露芙蓉,甚是惹人憐愛,清秀絕俗的瓜子臉,高鼻雪膚,秋波連慧。

第一次出場:(假裝)右目小,左目大,鼻子和嘴角也都扭曲著,形狀極是怕人,左足跛行,背脊駝成弓形。

氣質:猶如曉露芙蓉,嬌美難言,甚是惹人憐愛。

身材:因年紀幼小,身材尚未長成,但更顯得嬌小玲珑、甜美可愛。

膚色:皎洁胜雪,膚色晶莹,柔美如玉,娇羞时,如春花之初绽。

聲音:銀鈴般動聽,歌聲嬌柔清亮,圓轉自如。

眼神:眼睛中卻隱隱有海水之藍意,雙目湛湛有神,秋波連慧。

臉型:清秀絕俗的瓜子臉。

僞裝目的:奉母親之命混上光明頂,盜取乾坤大挪移心法。

驚人之舉

故意扭嘴歪鼻,苦心裝成醜女模樣

割破手指將鮮血塗在羊皮上,顯現心法的字迹

光明顶之役,舍身护張無忌

为救張無忌和母亲,舍身去当波斯明教总教教主

愛情觀

小昭的爱是完全无私的,达到了“无我”的境界。小昭处处为張無忌着想,几乎不考虑自己。

初戀地點

光明顶上明教秘道。在密道之中,張無忌处处维护小昭,使小昭心生感激,爱上了張無忌,此后无怨无悔地随侍張無忌左右。

真心感動

20回

張無忌挡在她身前,俯身点燃了药引,眼见一点火花沿着火药线向前烧去。猛地里轰隆一声巨响,一股猛烈的热气冲来,震得他向后退了两步。小昭仰后便倒。他早有防备,伸手揽住了她腰。石室中烟雾弥漫,火把也被热气震熄了。

張無忌道:“小昭,你没事吧?”小昭咳嗽了几下,道:“我……我没事。”

張無忌听她说话有些哽咽,微感奇怪,待得再点燃火把,只见她眼圈儿红了,问道:“怎么?你不舒服么?”

小昭道:“张公子,你……你和我素不相识,为什么待我这样好?”張無忌奇道:“什么呀?”小昭道:“你为什么要挡在我身前?我是个低三下四的奴婢,你……你贵重的千金之躯,怎能遮挡在我身前?”

張無忌微微一笑,说道:“我有什么贵重了?你是个小姑娘,我自是要护着你些儿。”

初吻

張無忌见她泪珠盈盈,突然间心中激动,伸手将她娇小的身躯抱在怀里。小昭“嘤”的一声,身子微微颤动。張無忌在她樱唇上深深印了一吻,说道:“小昭初时我还怪你欺骗于我,没想到你竟待我这么好。”

小昭將頭靠在他寬廣的胸脯上,低聲道:“公子,我從前確是騙過你的。我娘本是總教三位聖處女之一,奉派前來中土,積立功德,以便回歸波斯,繼任教主。不料她和我爹爹相見之後,情難自已,不得不叛教和我爹爹成婚。我娘自知罪重,將聖處女的七彩寶石戒指傳了給我,命我混上光明頂,盜取乾坤大挪移心法。公子,這件事我一直在騙你。但在我心中,我卻沒對你不起。因爲我不願做波斯明教的教主,我只盼做你的小丫頭,一生一世服侍你,永遠不離開你。我跟你說過的是不是?”

張無忌点了点头,抱着她轻柔的身子坐在自己的膝上,又吻了吻她。她温软的嘴唇上沾着泪水,又是甜蜜,又是苦涩。

張無忌的感情

張無忌心中一动:“莫非这小姑娘对我暗中已生情意?”听到她言辞中忱忱之诚,不禁感激,笑道:“好,带便带你去,大海中晕起船来,可不许叫苦。”小昭大喜,连声答应,说道:“我要是惹得你不高兴,你把我抛下海去喂鱼罢!”張無忌笑道:“我怎么舍得?”他二人虽然相处日久,有时旅途之际客舍不便,便同卧一室,但小昭自居婢仆,張無忌又从来不说一句戏谑调笑的言语。这时他冲口而出说了句“我怎么舍得”,自知失言,不由得脸上一红,转过了头望着窗外。

一个苍老阴沉的声音轻轻咳嗽一声,張無忌听在耳里,心头大震,立知便是改名圆真的成昆。这人張無忌从未和他对面交谈,但当日光明顶上隔看布袋听他述说往事,隔着岩石听他呼喝,他的口音却听得熟了,在这一瞬之间,心头蓦地里想起了小昭,只感到一阵甜蜜,一阵酸楚。(《倚天屠龍記》之无忌借成昆思念小昭)

“愛我極深、很想嫁我的,除了芷若,自然還有敏妹,還有蛛兒,還有小昭……”“誰沒過錯呢?我自己還不是曾經對不起人家?小昭待我真好,她已得回乾坤大挪移心法,这个圣处女教主不做也不打紧……” (新修《倚天屠龍記》之无忌结局)

作者最愛

在《倚天》后记中,作者金庸直言小昭是他最爱的女主角,可见小昭是金庸小說最完美的人物之一,也是金庸刻画得最成功的女性之一。

周芷若和趙敏却都有政治才能,因此这两个姑娘虽然美丽,却不可爱。我自己心中,最爱小昭。只可惜不能让她跟張無忌在一起,想起来常常有些惆怅。 所以这部书中的爱情故事是不大美丽的,虽然,现实性可能更加强些。(金庸《倚天屠龍記》后记)

容貌描寫

1.張無忌叹了口气,道:“【原来你……你这样美】!”那小鬟抿嘴一笑,说道:“我吓得傻了,忘了装假脸!”说着挺直了身子。原来她既非驼背,更不是跛脚,【双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颊边微现梨涡,直是秀美无伦,只是年纪幼小,身材尚未长成,虽然容色绝丽,却掩不住容颜中的稚气】。?

2. “世情推物理,人生贵适意,想人间造物搬兴废。吉藏凶,凶藏吉。”張無忌听到“吉藏凶,凶藏吉”这六字,心想我一生遭际,果真如此,又听她【歌声娇柔清亮,圆转自如】,满腹烦忧登时大减。

3.侧头向她一笑,冰雪上反射过来的强光照在她的脸上,更显得她【膚色晶莹,柔美如玉】,不禁赞叹:“小昭,【你好看得很啊】。”

4.又看了她一眼,但见她【膚色奇白,鼻子较常女为高,眼睛中却隐隐有海水之蓝意】,说道:“你是本地西域人,是不是?【比之我们中原女子,另外有一份好看】。”小昭秀眉微蹙,道:“我宁可象你们中原的姑娘。”

5.小昭跟隨在後,經過楊不悔身前時,楊不悔冷冷的道:“小昭,你裝得真像,我早知你必有古怪,只是沒料到這麽一個醜東西,竟是一位【千嬌百媚的小美人兒】。”

6.楊逍道:“有一日我說了個笑話,不悔哈哈大笑,小昭在旁聽著,忍不住也笑了起來。其時她站在我和不悔背後,知道我父女瞧不見她,豈知不悔手中正在把玩一把匕首,那匕首明淨如鏡,將她笑容清清楚楚的映了出來。她卻哪裏是個醜丫頭?【容貌比之不悔美得多了】。待我轉過頭來,她立時又變成擠眼歪嘴的怪相。”

7.小昭大喜,抬起头来,朦朦胧胧的月光,在她【可爱秀美的小小脸庞】上,笼了一层轻纱,晶莹的泪水尚未擦去,【海水般的淡蓝眼波】中已尽是欢笑。張無忌微笑道:“小妹子,【你将来长大了一定美的不得了】。”小昭笑道:“你怎知道?现今不美吗?”張無忌双臂轻轻搂住了她,在她脸上一吻,说道:“【现今好美,将来更加美的不得了】。”小昭羞红了脸,轻声道:“教主哥哥,我要永远,永远跟着你,你肯吗?”張無忌道:“我肯极了!”小昭道:“你可不能反悔。”

8.剛奔到近處,只聽得人叢中一個【清脆的女子聲音】叫道:“銳金旗攻東北方,洪水旗至西南方包抄。”正是小昭的聲音。

9.趙敏正待接口,转眼看到小昭鬓边插着一朵珠花,正是自己送给張無忌的那朵,不禁大恼,又见小昭【明眸皓齿,桃笑李妍,年纪虽稚,却出落得犹如晓露芙蓉,甚是惹人怜爱】,心下更恨,一咬牙,对阿大道:“去把这姓张的小子两条臂膀斩了下来!”

10.張無忌心中疑虑不定:“我和她从小亲厚,交情非比寻常,但这次久别重逢,她一直对我冷冷的爱理不理。此刻不知有何话说?”突然之间,脑海中浮现出【小昭娇媚可爱的模样】,跟着是周芷若清丽灵秀的容颜,蛛儿腰身纤细的背影,甚至趙敏那薄怒浅笑的神情也出现了。

11.小昭正坐在窗邊,手中做著針線,見他進房,一怔之下,才認了他出來,【滿臉歡容,如春花之初綻】。

12.趙敏微笑道:“【好美丽的小姑娘】。你教主定是欢喜你得紧了。”小昭脸上一红,眼中闪耀着喜悦的光芒。

13.張無忌心头一凛,记得在光明顶上秘道之中,出口为成昆堵死,没法脱身,小昭也曾唱过这首曲子,不禁向小昭望去。月光下只见小昭正自痴痴的望着自己,【清澈的目光中似在吐露和殷离所说一般的千言万语,一张稚嫩可爱的小脸庞上也是柔情万种】。

14.張無忌一懔,只见黛绮丝和小昭都是【清秀绝俗的瓜子脸,高鼻雪肤,秋波连慧,眉目之间当真有六七分相似】,只是【小昭的容貌之中,波斯胡人的气息只余下淡淡影子】,黛绮丝却一见便知不是中土人氏。

15.張無忌见她泪珠盈盈,突然间心中激动,伸手将她【娇小的身躯】抱在怀里。小昭“嘤”的一声,身子微微颤动。張無忌在她【樱唇】上深深印了一吻。

16.过了一会,小昭乘小船来请張無忌等人同上波斯大船,谢逊问:“小昭,你做了波斯明教的教主 ?”小昭大大的眼中忽然挂下两颗晶莹的泪水,泪水从小昭【白玉一般的脸颊】上流了下来,跟着泪水不断,成串流下。

17.張無忌听到这里,不禁心中酸楚,眼前出现了【小昭那娇小玲珑、甜美可爱的倩影】:“不知她波斯是否一切平安?”

新版改動

1、故事由張無忌中了周芷若一剑开始,張無忌中剑后,自点穴道止血,小昭撕下衣衿,给他裹好伤口,眼

見他臉如白紙,竟沒半點血色,心中說不出的焦急害怕,【新三版接著又較二版多說,小昭一時情不自禁,伸雙臂抱住了他的頭頸,叫道:「你不能死,你不能死!」】

【新三版又加说,張無忌见小昭哭得伤心,说道:「小昭别怕!我不会死。」小昭心中略宽,放开了双臂,止泪说道:「你如要死,我跟着你死。」】

而后宋青书出手要挑战張無忌,小昭挡在張無忌身前,叫道:「那你先杀了我再说」,張無忌问小昭:「小昭,你为什么待我这么好?」,小昭凄然道:「因为……因为你待我好,我愿意……愿意为你而死!」張無忌向她凝视半晌,心想:「就算我此时死了,也有了一个真正待我极好的知己」,而后,【新三版较二版增写,張無忌柔声对小昭道:「以后,你做我的小妹子罢。」小昭缓缓点头,喜悦无已。】

回头看一版,一版張無忌在重伤后,宋青书又出手挑衅时,小昭挺身回护張無忌,張無忌问小昭传输自己的内力为小昭护体,小昭自觉自肚脐部位丹田处有一股真气在流动并很快四散扩向自己的体内,宋青书一掌袭向小昭胸前只见被一股强大的内力阻挡,宋青书又变化掌式,一掌袭向小昭腹部,小昭只感觉被打中的部位有一股强大的内力在保护她,宋青书暗自得意以为小昭必死无疑。但是却不想,張無忌暗自输送的内力,所有真气在小昭的体内。小昭忽感觉自己的腹内有如一个气球般在涨大,張無忌一掌以内力打向小昭后背,忽见小昭腹内的真气体全都涌出去,宋青书被强大的内力所伤,内伤严重。为什么待他这么好,一版写道小昭知道眼前的局面已无法挽回,霍地站起,凄然道:「反正我独个儿也不会活着」,而在二版修订时,金庸为了保持張無忌与小昭「公子与侍女」、「男主人与女仆」的关系,还刻意改掉小昭说的「反正我独个儿也不会活着」这句,改成小昭说:「因为……因为你待我好」。

2、張無忌打败宋青书,但張無忌自己也因此而喷出几口鲜血,又按着伤口,咳嗽了起来,【新三版接着又较二版加写「小昭在旁,伸手代他按住伤口,垂泪低声安慰」】。

3、張無忌出任教主后,决定到冰火岛迎回谢逊,临行前,他与小昭话别:「小昭,你安心在光明顶上住着,我接了义父回来,借他的屠龙宝刀给你斩脱铐镣」。【新三版又加了句:「小妹子乖乖的等着我回来」,又说最后这句话说得甚轻,只小昭一人听见。】

張無忌下山离去时,新三版再加写【張無忌见小昭满眼都是泪水,握着她手轻轻捏了捏,示意安慰。与她分别,心中也真恋恋不舍。】

结果,小昭还是下山找寻張無忌,那个晚上,張無忌微笑对小昭道:「小妹子,你将来长大了,一定美得不得了」,小昭笑道:「你怎知道?」,而后【新三版的小昭又加问:「现今不美吗?」,張無忌双臂轻轻搂住了她,在她脸颊上一吻,说道:「现今好美,将来更加美得不得了!」,小昭羞红了脸,轻声道:「教主哥哥,我要永远、永远跟着你,你肯吗?」,張無忌道:「我肯极了。」小昭道:「你可不能反悔?」】

4、張無忌一行因波斯明教总教追捕圣女黛绮丝,因而置身波斯大船重炮威胁之下时。黛绮丝力劝小昭为波斯明教教主,小昭则瞧了張無忌一眼,双颊晕红,甚是腼腆。【新三版加说,張無忌心中隐隐感到,小昭对自己情深意重,射来的眼光中显得既无奈,又不舍。】

而后張無忌想起杨逍对小昭的提防,二版说張無忌想起杨逍对小昭这 一个小姑娘竟然如此忌惮,似当大敌,新三版又加写張無忌回想起,杨逍只说小昭容貌甚似一个故人,恐对明教不利。而杨逍未对張無忌明言对小昭的疑忌,二版说是因杨逍见張無忌对小昭「加意回护」,【新三版则改为杨逍见張無忌与小昭「互相颇有情谊」】。

后来黛绮丝说动了小昭,小昭的眼光向張無忌望了过来,二版張無忌见她眼色中柔情无限、实非作伪,【新三版则改为小昭的眼神柔情无限、实蕴深情】。

此刻的張無忌,还怀疑小昭与黛绮丝母女要出卖自己一行人,二版的張無忌心想:「小昭,小昭,唉,宁可你对我不义,不可我待你不仁」,新三版则加写成:【「小昭,小昭,唉,我叫过你小妹子,宁可你对我不义,不可我待你不仁」。】

接着小昭与黛绮丝进小船,回到波斯大船,谢逊见状感慨告诉張無忌:「我识错了韩夫人,你识错了小昭」,二版周芷若忽道:「小昭对张公子情深意重,决不致背叛他。」,【新三版则将周芷若的话加写为:「小昭对张公子情深意重,宁可自己性命不要,也决不会背叛他。」】。

二版張無忌在此命悬一丝的险刻,看着赵周殷三女,霎时之间,心中反感平安喜乐,【新三版则加写,張無忌一想到小昭,仍是不胜惆怅】。

5、过了一会,小昭乘小船来请張無忌等人同上波斯大鉴,谢逊问:「小昭,你做了波斯明教的教主 ?」,二版说小昭大大的眼中忽然挂下两颗晶莹的泪水,【新三版更加写,泪水从小昭白玉一般的脸颊上流了下来,跟着泪水不断,成串流下。】

小昭当上教主,被迫须得前往波斯,張無忌与小昭离情依依,新三版更是较二版大为加幅。且说小昭在离去前,决意以婢女的身份,于房舱中最后一次贴心地服侍張無忌更衣,張無忌心中激动,将小昭抱在怀里,两人开始激情拥吻,【新三版较二版加写,小昭双臂搂着張無忌头颈,柔声说道:「教主哥哥,本来,将来不论你娶谁做夫人,我都决不离开你,终生要做你的小丫头,只要你肯让我在你身边服侍,你娶几个夫人都好,我都永远永远爱你。我妈宁可嫁我爹爹,却不肯做教主,也不怕给火烧死,我……我对你也一模一样……」】。

对于小昭的深情,新三版也大幅增写張無忌的回应,【新三版加说張無忌对小昭低声道:「我会永永远远记得你。我前晚作梦,娶了我可爱的小妹子做妻子,以后这个梦还会不断做下去。」小昭柔声道:「教主哥哥,我真想你此刻抱住我,咱二人一起跳下海去,沉在海底永远不起来。」

張無忌心痛如绞,觉得如此一了百了,乃是最好的解脱,紧紧抱住了小昭,说道:「好,小妹子!咱二人就一起跳下海去,永远不起来!」小昭道:「你舍得你义父,舍得周姑娘、赵姑娘她们吗?」張無忌道:「我这时候想通了,在这世界上,我只舍不得义父和小妹子两个。」小昭眼中射出喜悦的光芒,随即又决然的摇摇头,说道:「现今我可不能害死我妈妈,你也不能害死你义父」】。

而后,張無忌与小昭至甲板上深情送别,【新三版还增写,趙敏见两人脸上泪痕犹新,眼睛都红红的,心中也为張無忌难过】。

6、張無忌问趙敏在荒岛上是否剑伤殷离,趙敏坚决否认后,張無忌大胆推测,多半是波斯明教船上的高手所下毒手,于是,張無忌告诉趙敏:「救出义父之后,可须得到波斯走一遭,去向小昭问个明白。」

二版的趙敏抿嘴一笑,说道:「你巴不得想见小昭,便杜撰些缘由出来。我劝你也别胡思乱想了,早些养好了伤,咱们快去少林寺是正经。」

【新三版在此处改为趙敏道:「你巴不得想见小昭,便杜撰些缘由出来。小昭是大大好人,我也想见她,当面好好谢谢她。」張無忌奇道:「谢什么 ?」 趙敏道:「谢她对我说了真话。那天小昭跟我们分别时,悄悄把我拉在一旁,对我说:『赵姑娘,我就要去波斯了,今后再也不能照顾教主。他武功虽高,但心地太好,容易上人家的当,请你以后好好照顾他。我知你是教主的心上人,他宁可性命不要,也要回护你平安周全。』听她这么说,我自然开心得很。从来没人跟我这样说过,我盼望是这样,但不知能不能真。小昭是第一个这样说的,我心里当然感激她。我问她:『你怎知道?』,她说:『我自然知道。我冷眼旁观,早看了出来。我一心一意想做教主的小丫头,永远在他身边服侍他,就算他娶了你做夫人,我也是这般待他。」 張無忌听到这里,不禁心中酸楚,眼前出现了小昭那娇小玲珑、甜美可爱的倩影:「不知她波斯是否一切平安?」】

武功表現

小昭突然纵身而起,发掌便向那首领击去。那首领一惊,闪身避过,抓起坐椅,便向小昭砸来。張無忌没料到小昭这么快便即动手,身形一侧,欺上三尺,伸指将那首领点倒,船上数十名波斯人登时大乱,纷纷抽出兵刃,围了上来。这些人虽然均有武功,但与风云三使相去可就极远。張無忌右手扶着殷离,左手东点一指,西拍一掌。谢逊使开屠龍刀,周芷若挥动长剑,再加上小昭身形灵动,片刻之间,已将船上数十名波斯人料理了。十余人被砍翻在甲板之上。七八人堕人海中,余下尽数被点中了穴道。

輕功表現

張無忌怕小昭跟随不上,右手拉住她手,左手托在她腰间,不即不离的跟在趙敏身后。只奔出十余丈,便觉小昭身子輕飄飄的,腳步移動也甚迅速,他微覺奇怪,手上收回相助的力道,見小昭仍是和自己並肩而行,始終不見落後。雖然他此刻未施上乘輕功,但腳下已是極快,小昭居然仍能跟上...

內功表現

小昭的呼吸一時快,一時慢,所練顯是一門極特異的內功,謝遜眉頭一皺,想起一事,心道:“這可奇了,難道這孩子竟是……”

才智表現

20回

小昭道:“‘無妄位’嗎?那是伏羲六十四卦的方位之一,幹盡午中,坤盡子中,其陽在南,其陰在北。‘無妄’位在‘明夷’位和‘隨’位之間。”說著在石室中踏勘方位,走到西北角上,說道:“該在此處了。”

小昭道:“公子说的是。”接过羊皮,请他指出那未练的一十九句,暗暗念诵几遍,记在心中。張無忌笑道:“你记着干什么?”小昭脸一红,说道:“不干什么?我想连公子也练不会,倒要瞧瞧是怎样的难法。”

22回

楊逍續道:“我們帶小昭回到光明頂上之後,有一日我教不悔武藝,小昭在旁聽著,怎知我解釋到六十四卦方位之時,不悔尚未領悟,小昭的眼光已射到了正確的方位之上。”張無忌道:“想是她天资聪颖,悟性比不悔妹自快了一点。”

楊逍道:“初時我也這麽想,倒很高興,但轉念一想,起了疑心,故意說了幾句極難的口訣,那是我從未教過不悔的。其時日光西照,地火名夷,水火未濟,我故意說錯了方位,只見她眉頭微蹙,竟然發覺了我的錯處。從此我便留上了心,知道這小姑娘曾得高人傳授,身懷上乘武功,到光明頂上非比尋常,乃是有所爲而來。

23回

“銳金旗攻北方,洪水旗至西南方包抄。”正是小昭的聲音。她呼喝之聲甫歇,明教中一隊白旗教衆向東北方沖殺過去,一隊黑旗教衆兜至西南包抄。元兵分隊抵敵,突然間黃旗的厚土旗、青旗的巨木旗教衆從中間並肩殺出,猶似一條黃龍、一條青龍卷將出來。元兵陣腳被沖,一陣大亂,當即退後。

小昭手執小旗,站在土丘上指揮教衆禦敵。五行旗、天鷹旗各路教衆都是武藝高強之士,只是首領中毒,登時亂了,但一經小昭以八卦之術布置守禦,元兵經久攻不進。

25回

小昭道:“你要是见到她,代我求她一件事成不成?”張無忌奇道:“你有什么事求她?”小昭双臂一伸,道:“向赵姑娘借倚天劍一用,把这鐵鏈儿割断了,否则我终身便这么给绑着不得自由。”張無忌见她神情楚楚,说得极是可怜,心中不忍,便道:“只怕她不肯将宝剑借给我,何况要一直借到这里。”小昭道:“那么……那么,你将我带到她的跟前,请她宝剑一挥,不就成了?”

30回

趙敏道:“我想请问小昭姑娘,那些奇门八卦、阴阳五行之术,是谁教的?你小小年纪,怎地会了这一身出奇的本事?”

小昭道:“这是我家传武功,不值郡主娘娘一笑。”趙敏又问:“令尊是谁?女儿如此了得,父母必是名闻天下的高手。”

小昭道:“家父埋名隱姓,何勞郡主動問?難道你想削我幾根指頭,逼問我的武功麽?”

她小小年纪,口头上对趙敏竟丝毫不让,提到削指之事,更显然意欲挑起周芷若敌忾同仇之心。

體貼之舉

20回?

1.带張無忌去明教秘道(追成昆)2.用指血涂抹羊皮助張無忌练乾坤心法

3.取出手帕想替張無忌抹汗

22回

宋青书要杀張無忌时,挡在身前相护

28回

为張無忌缝衣

服侍張安睡

30回

1.翻譯聖火令文字助張修練

2.爲救張答應做波斯明教教主

3.最後一次服侍張換衣梳頭

2其他特點

鐵鏈

明教上代教主得到一塊天上落下來的古怪殒石,其中所含金屬質地不同于世間任何金鐵,銳金旗中的巧匠以之試鑄兵刃不成,便鑄成此鏈...

楊逍爲防小昭暗中加害不悔,用玄鐵铐鐐將她铐住(令她行動之時發出叮當聲響..)

张向趙敏借倚天劍,将她手脚上铐链一齐削断......

波斯小曲

來如流水兮逝如風,不知何處來兮何所終。

“世情推物理,人生貴適意,想人間造物搬興廢。吉藏凶,凶藏吉。”?

“富貴那能長富貴?日盈昃,月滿虧蝕。地下東南,天高西北,天地尚無完體。”

“展放愁眉,休爭閑氣。今日容顔,老于昨日。古往今來,盡須如此,管他賢的愚的,貧的和富的。”

“到頭這一身,難逃那一日。受用了一朝,一朝便宜。百歲光陰,七十者稀。急急流年,滔滔逝水。”

兩百多年前波斯一位著名的詩人奧馬爾做的

名言

“我說都是陽夫人不好。她若是心中一直有著成昆這個人,原不該嫁陽教主,既已嫁了陽教主,便不該再和成昆私會。”

“木條啊木條,多謝你照亮張公子和我出洞,倘若沒有你,我們可就一籌莫展了。”“羞啊,羞啊!胡子一大把,自己老占便宜,反說吃虧。”

“那你先殺了我再說。”

“謝老爺子,我是服侍公子爺的小丫頭,不算在內。”

情深一句

“你叫我不裝,我就不裝。小姐便是殺我,我也不裝。”

“你到哪裏,我……我也跟到哪裏。”

“公子爺,我一定要跟著你,小昭要天天這般服侍你。”

“在光明頂上那山洞之中,我就已打定了主意,你到哪裏,我跟到哪裏。除非你把我殺了,才能撇下我,你見了我討厭,不要我陪伴麽?”

“只要在你身邊,什麽危險我都不在乎。公子爺,你帶我去罷!”

“我又沒要你對我怎樣,只要你許我永遠服侍你,做你的小丫頭,我就心滿意足了。”

“公子,這是最後的一次。此後咱們東西相隔萬裏,會見無日,我便是再想服侍你一次,也是不能的了。”

“公子,這件事我一直在騙你。可是在我心中,我卻沒對不起你。因爲我決不願做波斯明教的教主,我只盼做你的小丫頭,一生一世服侍你,永遠不離開你。我跟你說過的是不是?”

“公子,咱們今天若非這樣,別說做教主,便是做全世界的女皇,我也不願。”

3出場章回

第19回 禍起蕭牆破金湯

第20回 與子共穴相扶將

第21回 排難解紛當六強

第22回 群雄歸心約三章

第23回 靈芙醉客綠柳莊

第24回 太極初傳柔克剛

第25回 舉火燎天何煌煌

第28回 恩斷義絕紫衫王

第29回 四女同舟何所望

第30回 東西永隔如參商

4人物點評

金庸是新時代的人,寫的卻是舊時代的故事,只不過這個“舊時代”中的人常常帶有新時代的特征,因爲這個時代是江湖。我們看到,小昭的這種思想感情,是任何一個屈服于父母,和“人之多言”中國傳統女性(這樣的女子在任何一個時代中都是大多數的)都具有的。

任何个体所产生的爱情,都必有某种严格的限制。《诗经·郑风·将仲子》里的女性要求自己所爱的男子不要再越过墙来找她(“无逾我里,无折我树”),只因“岂敢爱之,畏我父母”。同小昭一样,这是一个个体屈服于群体的典型例子。小昭屈服于群体的压力而驯服得牺牲了自己的爱情,即使她爱的是那么深,那么投入,这是中国传统女性的一个悲剧,也是金学愛情觀的一大悲剧,但却是最具现实意义的,我不能对此再有任何的感叹,中国的女性。

温庭筠在《更漏子》下半阕里说“梧桐树,三更雨,不道离别正苦。一叶叶,一声声,空阶滴到明……”正写出了小昭那种凄寒入心,绵绵不绝的相思,但小昭却未能“滴到”明教教主張無忌的心上。

張是一個毫無主見的人,特別是在私人的感情問題上,遠不如他在武學上得心應手。他對小昭更多的是一種憐惜,而不是愛(雖然他在與四女同舟時是有過此等的幻想)。即使是在海上同小昭別離的那一刻,他想到的也只是小昭的不幸,也許更多的是小昭剛剛譯過來的乾坤大挪移的第七層心法,而不是去挽留小昭。從這種愛情的意義上,小昭的愛也更只是一種個體單方面的相思,或者說她僅僅是去愛,而不是被愛,也許金庸在創作這樣一個形象時還僅僅只是作爲一個花瓶式的陪襯,但這個陪襯已經在不經意間有了自己的生命,從而能給衆多的讀者某些不同的感想(我們看到這種不經意在文學創作中有著衆多的例子,小的角色有時往往具有更深層的魅力)。

“留恋处兰舟催发,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阙……便纵有万种风情,更与谁人说。”这本是一段经典的爱情别离的场景,如果让我来演绎这一段,小昭绝不会是《郑风·将仲子》中那屈服的女子,也不应是《牡丹亭》中的杜丽娘(杜的爱情只是一种强烈的渴望和深层的痛苦),而要是《拍案惊奇》里的罗惜惜“而今已定下日子,我与你就是无夜不会,也只得两个月,有限的了,当与你极尽欢娱而死,无所遗恨。”如此,过了半个月張無忌“有些胆怯了”,怕被人发现。小昭却是“我此身早晚拼是死了,切尽着快活,就败露,也只是一死,怕他什么?”

小昭应该是个性的小昭,虽然張無忌无个性。

當個體對群體極爲馴服,一切以群體的意志爲歸依時,其個性的真正特色也就隨之消失了,只剩下些姓名、武功和身世派別的差別,小昭應該閃現出其個性的火花,在個人的感情問題上敢于從個體的要求出發對群體的固執規範進行反抗,使她截然有別于絕大多數臣服于群體壓力下而毫無價值的犧牲自己幸福的女性,而且,這種反抗既然純粹屬于個人的性質,也就必然具有個人的獨特方式:活著就要獲得自身愛情的愉快,而當這種愛情不能再繼續下去時,就要”無所遺恨”的走向死亡。這種愛情是否會帶來嚴重的後果根本不在她的考慮之中,因爲愛情被終止時她的生命也隨之結束,任何後果對她都已不再能産生影響,正如《尋夢》中唱道的:“這般花花草草由人戀,生生死死隨人願,便酸酸楚楚無人怨。”生也罷,死也罷,一切由著自己的意願。

我們大可把小昭和張的這段海上別離刻畫的比TITANIC還TITANIC,但最後還是只好讓他們分離了,因爲小昭這個形象在出現以前就已經注定了她的命運,就如同金學中的大多數女性一樣,也許人生的道路會有所不同,最終的結局卻早已是安排好的了。

我們常常無奈于下面的一點:在某種程度上,人物的性格必須爲故事的情節服務,但我們在情節的背後看到的甯願是我們的矛盾:我們不希望這樣,但我們同樣也不祈求那樣,因爲我們在自己的感情和經曆的理解中閱讀,作者塑造情節,我們塑造形象。我們和作者一樣的無奈。

我們對于某個形象的愛和憎決不是因爲他那麽的可愛或可恨,而是我們或我們身邊的人有過此等的經曆,讓我們聯想到自己,我們總是在大的是非上有相同的意見,是因爲我們多年的人生總是告訴我們什麽是是和非,難道我們都要有相同的愛憎嗎?

所以改寫一個注定了命運的角色(特別是當她是中國傳統裏的女性時),只會令她和作者更痛苦,而不會給讀者帶來任何的歡娛。

所以,這段話也只能在網絡裏說說而已,但不管結局如何,我還是一如既往的愛著小昭的。

在这里我只是想谈一些个人的看法,想说一点自己的感想,我爱小昭,因为我们遇到了太多的现实世界的小昭了。我个人认为中国古代文学中最具个性的女性都集中在《红楼梦》、《金瓶梅》、《拍案惊奇》这三部小說里。想了解中国传统女性,只要读一下这三部小說即可。有一部木刻版的《三十三剑客图》图画,当年在民间颇有流传。其中的几个女性在武侠小說包括古典小說里都极有地位和影响,像红线,聂隐娘,赵处女都刻画的极为的形象和逼真,对后来的写作也有很大的影响。我个人认为,读这样的传奇类的小說,最好是读一下原文,再好的白话文都不能表现其古典的汁骨风韵。

金學裏的絕大多數女性都很呆板,遠沒有同時代的男子那樣風光,但還是有幾個可圈可點的,小昭就是其中最具代表的一個。寫一個人一定要寫一類人,小昭如果脫離了她的時代和當時的背景,背駛她的類別,小昭也就不再是小昭了。但在談到她時我還是很痛苦,我愛小昭,但不包括她那種角色。

由小昭我經常想到儀琳,儀琳對令狐沖的愛也許更甚于小昭,更無私于小昭,但儀琳這種角色我不願談,因爲她太不現實了,太虛構了,我們可以虛構角色,但我們無法虛構現實。脫離了現實的儀琳只是一個偉大的愛情之神,而不是痛苦與掙紮于愛情的小昭,所以我最終選擇了小昭。如果說可以選擇痛苦的角色的話,我甯願選擇小昭,因爲我愛她和她這種形象,即使我很無奈。我們選擇生活,只是因爲我們愛她,即使我們有時會很痛苦。

個體在追求自由的愛情時,如果曾對自己的要求作過理性的思考,這種覺醒就無法避免:既然我無權支配自己,不能對自己負責,我又憑什麽去追求自由的愛戀呢?檻菊愁煙蘭泣露。羅幕輕寒,燕子雙飛去。明月不谙離恨苦。斜光到曉穿朱戶。

昨夜西風凋碧樹。獨上高樓,望盡天涯路。欲寄彩箋兼尺素。山長水闊知何處。

----------- 宋· 晏殊《鹊踏枝》

“公子,我決不願做波斯明教的教主,我只盼做你的小丫頭,一生一世服侍你,永遠不離開你。”

“小昭,我知道,我知道。”

知道又如何,卻還是東西相隔如參商。

大船破浪而歸,漸行漸遠,波斯此去,千山萬水,終生都不會再返。小昭默默立在船頭,久久無語,眼望中土,像是要一眼望盡這一生的希冀,兀自在天邊留下一抹淒豔的笑容和孤寂的背影。

心字成灰。

思念,從今日始,如逝水東流,不盡。

也许更早一点,光明顶秘道里的须臾片刻,就足以让張無忌这个名字,成为自己黯淡人生记忆里的一朵肆意盛开的向日葵。

身負重大使命,聰明體貼,精通奇門八卦、陰陽五行之術,母親是明教四大護教法王之首紫衫龍王。小昭,注定是個不尋常的女子,父母爲了愛情,欠了一身的債,這一切,都需要她來償還。流落江湖,少嘗人間親情,忍辱負重,她苦心孤詣潛入明教,不惜將自己弄跛,弄醜。小昭,生來就背負著一個沈重的故事。

這一切,都在遇見那個少年後被毫無征兆的改寫。也許,注定要被改寫,因爲,他們注定要遇見。

人生,毫無自主地突然換了方向。

與子共穴相扶將,光明頂秘道裏與他患難與共,絕處逢生,他才蓦然發覺,原來她既非駝背,更不是跛腳,雙目湛湛有神,修眉端鼻,頰邊微現梨渦,直是秀美無倫,只是年紀幼小,身材尚未長成,雖然容貌絕麗,卻掩不住容顔中的稚氣。絕境之中,卻還能保持樂觀的心性,一曲唱畢,如聆天樂。好不容易出了洞,她卻對一根木條如此感激,想來必是厚道重義之人。她助公子完成乾坤大挪移,見他額上汗如雨下,便取出手帕,伸去替他抹汗。錦帕,曆來是東方人愛情的信物,是最美麗的情愫。《紅樓夢》裏寶玉送黛玉舊帕子,取“橫也絲(思)來豎也絲(思)”之意。此刻的她爲他抹汗一切都那麽自然,一如後來的他們。

光明顶上,只身退六大門派。公子从此扬名立腕。那一刻,他视她为红颜知己。他力退各大高手,却被那个姓周的姑娘一剑刺中。小昭是聪明的,她能看出他们之间暧昧的情愫,他若不是对周姑娘毫无戒备,他怎么会不躲?再看那周姑娘的眼神,小昭应该懂了。因为懂,所以不敢奢望。今生若能为公子身边一小丫头,为公子备饭奉茶,伺候起居。只要能在他的身边,足矣。

也許,人生真的被注定。也許,她真的只能成爲他身邊的一個小丫鬟。

思念,從今日止,如冰山雪原,不散。

小昭說,她甯可像中原的女子。

也許,她背負了那個沈重的故事太久太久,她已經不堪重負。爲了那個故事,她放棄了自己的自由,放棄了自己的如花容顔,放棄了人間最樸實的親情,也許,她還會爲此放棄自己短暫而寂寞的愛情。

也許,在小昭的夢境裏,她願意成爲一個中原女子,是因爲她願意成爲一個普通的中原姑娘,遠離江湖硝煙,遠離仇恨,遠離恐懼,與一個普通的中原男子,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她不知道,後來還有一個女子,也曾這樣說過。她說:“管他甚麽元人漢人,我才不在乎呢。你是漢人,我也是漢人。你是蒙古人,我也是蒙古人。你心中想的盡是甚麽軍國大事、華夷之分,甚麽興亡盛衰、權勢威名,無忌哥哥,我心中想的,可就只一個你。你是好人也罷,壞蛋也罷,對我都完全一樣。”

後來,說話的那女子真的成爲了漢人,而小昭,卻獨守西域。

她終究還是不能如願。

所幸,他對她還是好的。他將別人贈的珠花給她,他對她也是體貼的。

可是,只因他天性純良,對身邊的所有女子,莫不如此。小昭,不過是其中之一。

所謂幸福,其實是更大的不幸。

5相關詩詞

《詠小昭》

靈精多智俏丫頭,願委終生侍張郎;奈何只影赴波斯,卻留癡心在君側!

《思遠人·小昭》

衰蘭枯草秋露微,千裏念俠客。

東西永隔,水深波闊,何處寄書得?

6熒屏形象

年份 飾演者 出自影視版本 合作演員
1965 李紅 香港粤语電影《倚天屠龍記》 林家聲、陳好逑、陳寶珠
1978 陳玉蓮 香港无线电视剧《倚天屠龍記》 鄭少秋、汪明荃、趙雅芝
1978 鄭麗芳 香港邵氏電影《倚天屠龍記》 爾冬升、井莉、余安安
1984 田麗 台湾台视电视剧《倚天屠龍記》 劉德凱、劉玉璞、喻可欣
1986 邵美琪 香港无线电视剧《倚天屠龍記》 梁朝偉、黎美娴、鄧萃雯
1993 邱淑貞 香港永盛電影《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 李連傑、張敏、黎姿
1994 陳孝萱 台湾台视电视剧《倚天屠龍記》 馬景濤、葉童、周海媚
2001 江希文 香港无线电视剧《倚天屠龍記》 吳啓華、黎姿、佘詩曼
2003 陳秀麗 合拍电视剧《倚天屠龍記》 蘇有朋、賈靜雯、高圓圓
2009 何琢言 内地电视剧《倚天屠龍記》 鄧超、安以軒、劉競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那小鬟道:“公子爷,我叫小昭。我听小姐叫你‘无忌哥哥’,你大名是叫作‘无忌’吗?”張無忌道:“不错,我姓张……”突然间心念一动,俯身拾起一枝长矛,拿着手中掂了一掂,觉得甚是沉重,似有四十来斤,说道:“这许多火药或能救咱们脱险,说不定便能将大石炸了。”

【2】小昭拍手道:“好主意,好主意!”

【3】小昭惊道:“不,不!老爷要大大生气的。”張無忌道:“你说是我弄断的,我才不怕他生气呢。”说着双手握住鐵鏈两端,用劲一崩。那鐵鏈不过筷子粗细,他这一崩少说也有三四百斤力道,哪知只听得嗡的一声,鐵鏈震动作响,却崩它不断。

【4】他“咦”的一声,吸口真气,再加劲力,仍是奈何不得这鐵鏈半分。小昭道:“这链子古怪得紧,便是宝刀利剑,也伤它不了。锁上的钥匙在小姐手里。”張無忌点头道:“咱们若是出得去,我向她讨来替你开锁解链。”

【5】小昭道:“只怕她不肯给。”張無忌道:“我跟她交情非同寻常,她不会不肯的。”说着提起长矛,走到大石之下,侧身静立片刻,听不到圆真的呼吸之声,想已远去。

【6】小昭举起火把,在旁照着。張無忌道:“一次炸不碎,看来要分开几次。”

【7】当下劲运双臂,在大石和甬道之间的缝隙中用长矛慢慢刺了一条孔道。小昭递过火药,張無忌便将火药放入孔道之中,倒转长矛,用矛柄打实,再铺设一条火药线,通到下面石室,作为引子。

【8】他从小昭手里接过火把,小昭便伸双手掩住了耳朵。張無忌挡在她身前,俯身点燃了药引,眼见一点火花沿着火药线向前烧去。

【9】猛地裏轟隆一聲巨響,一股猛烈的熱氣沖來,震得他向後退了兩步,小昭仰後便倒。他早有防備,伸手攬住了她腰。石室中煙霧猕漫,火把也被熱氣震熄了。

【10】張無忌道:“小昭,你没事罢?”小昭咳嗽了几下,道:“我……我没事。”張無忌听她说话有些硬咽,微感奇怪,待得再点燃火把,只见她眼圈红了,问道:“怎么?你不舒服么?”

【11】小昭道:“张公子,你……你和我素不相识,为甚么对我这么好?”張無忌奇道:“甚么呀?”小昭道:“你为甚么要挡在我身前?我是个低三下四的奴婢,你……你贵重的千金之躯,怎能遮挡在我身前?”

【12】他手執火把先爬了進去,招呼小昭入來。那甬道仍是一路盤旋向下,他這次學得乖了,左手挺著長矛,提防圓真再加暗算,約奠走了四五十丈,到了一處石門。他將長矛和火把交給小昭,運勁推開石門,裏邊又是一間石室。

【13】小昭似感害怕,挨到他身边。張無忌高举火把,在石洞中巡视了一遍,道:“这里看来又是尽头了,不知能不能再找到出路?”伸出长矛,在洞壁上到处敲打,每一处都极沉实,找不到有声音空洞的地方。

【14】小昭接了過來,喜形于色,叫道:“恭喜公子,這是明教武功的無上心法。”說著伸出左手食指,在陽夫人胸前的匕首上割破一條小小口子,將鮮血塗在羊皮之上,慢慢便顯現了字迹,第一行是“明教聖火心法:乾坤大挪移”十一個字。

【15】張無忌无意中发见了明教的武功心法,却并不如何欢喜,心想:“这秘道中无水无米,倘若走不出去,最多不过七八日,我和小昭便要饿死渴死。

【16】再高的武功學了也是無用。”向兩具骷髅瞧了幾眼,又想:“那圓真如何不將這‘乾坤大挪移’的心法取了去?想是他做了這件大虧心事後,不敢再來看一眼陽氏夫婦的屍體,當然,他決不知道這張羊皮上竟寫著武功心法,否則別說陽氏夫婦已死,便是活著,他也要來設法盜取了。”問小昭道:“你怎知道這羊皮上的秘密?”

【17】小昭低頭道:“老爺跟小姐說起時,我暗中偷聽到的。他們是明教教徒,不敢違犯教規,到這秘道中來找尋。”

【18】小昭忽在陽頂天的骸骨中撿起一物,說道:“張公子,這裏有封信。”

【19】張無忌接过来一看,见封皮上写着“夫人亲启”四字。年深日久,封皮己霉烂不堪,那四个字也已腐蚀得笔划残缺,但依稀仍可看得出笔致中的英挺之气,那信牢牢封固,火漆印仍然完好。張無忌道:“阳夫人未及拆开,便已自杀。”将那信恭恭敬敬的放在骸骨之中,正要堆上沙石。小昭道:“拆开来瞧瞧好不好?说不定阳教主有甚遗命。”

【20】張無忌道:“只怕不敬。”小昭道:“倘若阳教主有何未了心愿,公子去转告老爷小姐,让他们为阳教主办理,那也是好的。”張無忌一想不错,便轻轻拆开封皮,抽出一幅极薄的白绫来,只见绫上写道:“夫人妆次:夫人自归阳门,日夕郁郁。余粗鄙寡德,无足为欢,甚可歉咎,兹当永别,唯夫人谅之。三十二代衣教主遗命,令余练成乾坤大挪移神功后,率众前赴波斯总教,设法迎回圣火令。本教虽发源于波斯,然在中华生根,开枝散叶,已数百年于兹。今鞑子占我中土,本教誓与周旋到底,决不可遵波斯总教无理命令,而奉蒙古元人为主。圣火令若重入我手,我中华明教即可与波斯总教分庭抗礼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