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周芷若

當前位置:首頁>人物大全>周芷若

周芷若

周芷若 芷若|周掌門|周姑娘

周芷若,金庸武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女主人公。峨嵋派弟子、峨嵋派第四代掌門人,出塵如仙,是金庸筆下一個極富傳奇色彩的女性角色。周芷若幼時父親周子旺遭元兵殺害,遇張三豐相救,與少年張無忌在漢水舟中邂逅,並對張無忌有喂飯之恩,後被送至峨嵋派。成年之後與張無忌重逢互生愛慕並立有婚約,後試圖殺害張無忌表妹殷離並嫁禍蒙古朝廷愛慕張無忌的趙敏,爲完師傅滅絕師太遺命“光複漢家河蓜Μ光大峨嵋”取倚天劍、屠龍刀。成婚之際趙敏以謝遜毛發相脅使得婚禮生變,周芷若遂與張無忌決裂,回到峨嵋專心習武,一心完成師父遺願光大
金庸武俠小說人物
芷若/周掌門/周姑娘
姓名 周芷若
門派 峨嵋派第四代掌門
師父 滅絕師太
家庭 周氏(父)
薛氏(母)[注 1]
武功
內功 峨嵋九陽功
峨嵋派內功
輕功 峨嵋派輕功
九陰真經
絕技 峨嵋派武功
兵器 倚天劍

长劍
長鞭

周芷若是金庸武侠小說《倚天屠龍記》中,少数修习九陰真經的絕頂高手,亦是与男主角張無忌关系密切的四位女主角之一,外表清丽秀雅,容色极美。是汉水船夫的遗女,峨嵋派滅絕師太的徒弟。幼时与張無忌相识,后送至峨嵋派。长大后在“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一役与張無忌重遇,并暗生情愫。后接任峨嵋第四代掌门。后再“屠獅大會”中凭借著《》中的武功,“九陰白骨爪”和“白蟒鞭法”,一举获得“武功天下第一”的称号。

目錄

  • 1 生平
    • 1.1 幼年時期
    • 1.2 少年時期
    • 1.3 接任峨嵋
    • 1.4 屠獅大會
  • 2 武功
    • 2.1 九陰白骨爪
    • 2.2 白蟒鞭
    • 2.3 峨嵋劍法
    • 2.4 金頂綿掌
    • 2.5 截手九式
  • 3 影視扮演者
    • 3.1 電視劇
    • 3.2 電影
  • 4 注釋
  • 5 參考資料
  • 6 外部鏈接

生平

幼年時期

漢水船夫的遺女(舊版爲周子旺之女[1]),母亲薛氏,在周芷若年幼时便去逝。幼时父亲周氏遭元兵杀害,偶遇張三豐相救,在張三豐询问下得知姓名由来,因姓周,并生于湖南芷江,故给取名为周芷若。与少年張無忌在汉水舟中邂逅,并对張無忌有喂饭之恩,后来被張三豐引荐至峨嵋派滅絕師太门下,遂成为峨嵋派弟子。

少年時期

十八岁时,随師父滅絕師太与一众师姊远征西域昆崙山上的光明顶,欲把被视为邪魔外道的明教铲除,期间与張無忌重逢。在“六大派围攻光明顶”一役,滅絕師太对張無忌一战中,因張無忌惮于倚天劍锋利,又被峨嵋派弟子围攻,多次使用“空手夺白刃”空手夺取峨嵋派门下长劍与倚天劍对碰,滅絕師太见張無忌不夺周芷若长劍(是报周芷若在华山派时指点之德)[2],甚至为避免周芷若被滅絕師太刺伤而将抱起,在抱着周芷若时还将滅絕師太手上倚天劍夺来,其后把倚天劍交给周芷若,让她转交滅絕師太,滅絕師太猜疑二人之间存有情谊,遂命周芷若用倚天劍刺伤張無忌[3]

接任峨嵋

周芷若与其師父峨嵋派掌门滅絕師太,被趙敏手下所擒,后被明教营救,滅絕師太不愿领明教这个情,逼周芷若立下毒誓,不得与張無忌相好,并要她以色相偷盗屠龍刀[4]

在張無忌義父謝遜撮合下訂有婚姻之約[5],後來在成婚之際卻突生變故,當張無忌與周芷若張燈結彩,舉行婚禮之際。趙敏突然出現,拿出被囚禁的謝遜的一縷頭發,終使張無忌舍周芷若而去[6],她遂与張無忌决裂,回到峨嵋,专心习武,一心完成師父遗愿光大峨嵋。

屠獅大會

屠獅大會时,她以九陰真經上的武功赢得“武功天下第一”的称号,再与張無忌并肩攻打少林金刚伏魔圈。最终与張無忌立下约定洒脱离去。

武功

九陰白骨爪

乃是九陰真經的上乘武功,受到此招数攻击的死者,头上会出现五个孔洞。连張無忌都数度认为当世唯有自己能与周芷若的九陰白骨爪抗衡。

白蟒鞭

使用長鞭,舞动自如,威力无穷,周芷若在屠獅大會上以此鞭法,大败多名武林高手。

峨嵋劍法

乃峨嵋開山祖師郭襄所創,守多于攻。

金頂綿掌

著重于速度,周芷若曾傳授此掌法于宋青書。

截手九式

第三蕜Μ分一实一虚的掌力,引开敌人的护体內功。周芷若曾在“屠獅大會”在与張無忌对战时,将張無忌打得身受重伤。

影視扮演者

電視劇

  • 趙雅芝:1978 香港无线电视《倚天屠龍記》
  • 喻可欣:1984 台湾台视《倚天屠龍記》
  • 鄧萃雯:1986 香港无线电视《倚天屠龍記》 配音: 于小華
  • 金铭:1994 台湾台视《倚天屠龍記》 童年周芷若
  • 周海媚:1994 台湾台视《倚天屠龍記》 配音:王華怡;陸惠玲
  • 佘詩曼:2001香港无线电视《倚天屠龍記》 配音: 邢金沙
  • 高圓圓:2003 合拍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配音:李晔
  • 劉競:2009 内地電視劇《倚天屠龍記》配音:季冠霖
  • 郭柏鹭:2009 内地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饰童年周芷若

電影

  • 陳寶珠:1965 香港粤语電影《倚天屠龍記》
  • 余安安:1978 香港邵氏電影《倚天屠龍記》
  • 黎姿:1993 香港永盛電影《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該版周芷若性格被嚴重改編黑化

注釋

  1. ^ 祖上是襄陽人氏

參考資料

  1. ^ 余子等(1997年),第116頁
  2. ^ 潘国森 & 紫雁(2001年),第199页
  3. ^ 潘国森 & 紫雁(2001年),第200页
  4. ^ 王怡仁(2009年),第88頁
  5. ^ 嚴家炎(1997年),第249頁
  6. ^ 嚴家炎(1997年),第250頁
書目
  • 金庸, 倚天屠龍記(新修版), 香港: 明河社, 2005 (中文)?
  • 余子等, 諸子百家看金庸(壹), 香港: 远流出版, 1997, ISBN?978-957-32-3324-4 (中文)?
  • 严家炎, 中国现代,当代文学研究, 中国人民大学书报资料社, 1997 (中文)?
  • 潘国森; 紫雁, 給我金庸小說, 远流出版, 2001, ISBN?978-957-32-4296-3 (中文)?
  • 王怡仁, 武俠身心靈診療室:金庸小說人物VS二十種常見疾病, 赛斯文化, 2009年7月1日, ISBN?978-986-6436-04-8 (中文)?

外部鏈接

前任:
第三代峨嵋派掌門
滅絕師太
第四代峨嵋派掌門 繼任:
第五代峨嵋派掌門
張無忌(舊版情節)
以上內容來自維基百科

1人物設定

生辰1346~1347(倚天结尾时韩林儿刚死,应为1366年;修订版中芷若出场年龄为十七、八岁,新修版为十八、九岁,因此出场年龄应在十八岁左右,到结尾处应历时1~2年,因此年龄应该在二十岁左右,由是推得芷若生硠Ι

身份峨嵋派第四代掌門人

武功峨嵋九陽功,峨嵋劍法,九陰白骨爪,白蟒鞭,金頂綿掌,飘雪穿云掌,九阴内力。

容貌身形修長,青裙曳地。淡,清,雅,靈,秀,仙,遠觀近看都有一種神韻從骨子中沁出。凝聚了漢水之鍾靈,峨嵋之毓秀,出落的得人間而不食人間煙火。有如江南水月的秀美,溫潤如玉,清澈如水,清逸淡雅,秀麗逾恒,清麗絕俗,出塵如仙,美若天人。恍若仙子下凡,是人世間極少的絕美女子。

氣質秀若芝蘭,淡雅脫俗。氣度清華芳菲,秀麗絕俗,舉止之間自有一股峨嵋山水中的清靈之氣,帶有淡淡水霧之韻。青衫淡淡,別有一種仙子氣息。

身法轻盈飘忽,曼妙無比,轻飘飘的有如一朵红云,輕功之佳,竟不下于青翼蝠王韦一笑。

身材身形修長,青裙曳地,體態婀娜,柔弱無骨,亭亭玉立,腰肢纖細,衣衫飄動。

雙目光彩明亮,眼波盈盈,眼澄似水,晶瑩澄澈。

膚色皮膚白嫩,嬌羞時雙頰暈紅。

雙手:纖纖素手,軟滑柔膩的手掌,皓白如玉的纖手。

臂膀雪藕般的白臂,上臂正中一點,如珊瑚,如紅玉,正是處女的守宮砂。

體香幽香陣陣。

氣息:吹氣如蘭。

聲音清泉般悅耳,猶如水激寒冰、風動碎玉。

神情:秀眉深蹙,若有深憂,輕颦薄怒,楚楚動人。

舉止斯斯文文,行止有禮,明慧端麗,溫順文雅

服飾敝旧衣衫(幼年)、葱绿色衣衫(成年后第一次出场)、淡淡青衫(主要服飾)。

初吻張無忌(灵蛇岛)

情敵:趙敏、殷离、小昭

愛慕者:張無忌、宋青书、韩林儿

心上人張無忌

代表之花:曉露水仙,秀若芝蘭,春睡海棠(書中旁白)

動人之處:淡雅清麗、出塵如仙、溫婉賢淑、天仙下凡、冷傲遺世。

出場地點漢水河畔

拜堂地點濠州

派別峨嵋派

師父:滅絕師太

師兄妹:靜玄、靜虛、靜慧、靜迦、靜照、丁敏君、紀曉芙、貝錦儀、蘇夢清

稱呼:

小小船家女孩(張三豐称)

绝色的美人胚子(年幼时張三豐称)

周姑娘(張無忌、蛛儿、黄衫女、趙敏、明教等人称)

芷若(張無忌、滅絕師太、宋青书、谢逊称)

掌門(靜玄、丁敏君等稱)

掌門人(峨嵋弟子稱)

周掌門(天下英雄豪傑稱)

周師妹(峨嵋派的師姐稱,未當掌門前)

周姊姊(趙敏、殷离称)

佳儿佳妇(張三豐赠張無忌周芷若)

宋夫人(假裝嫁給宋青書後自稱)

2人物特征

容貌

1、那女孩約莫十歲左右,衣衫敝舊,赤著雙足,雖是船家貧女,但【容顔秀麗,十足是個絕色的美人胚子】,坐着只是垂泪。張三豐见她楚楚可怜,问道:“姑娘,你叫什么名字?”那女孩道:“我姓周,我爹爹说我生在湖南芷江,给我取名周芷若。”

2、她【衣衫飄動,身法輕盈】,只見一個綠色人形在雪地裏輕飄飄的走來,行近十余丈,看清楚是個身穿蔥綠衣衫的女子。但頃刻間便到了離兩人四五丈處。只見她【清麗秀雅,姿容甚美】,約莫十八九歲年紀。”

3、腦海中現出她的【麗容俏影】,光明頂上脈脈關注的眼波,不由得出神

4、突然之間,腦海中浮現出小昭嬌媚可愛的模樣,跟著是周芷若【清麗靈秀的容顔】,蛛儿腰身纤细的背影,甚至趙敏那薄怒浅笑的神情也出现了。

5、“她【清麗如昔】只比在光明頂之時略現憔悴,雖身處敵人掌握,卻泰然自若,似乎早將生死置之度外。”

6、左首一人【身形修長,青裙曳地】,正是周芷若。

7、張無忌忙伸手扶住,窗外火光照耀,只见她【蒼白的臉上飛起兩片紅暈,再點綴著一點點水珠,清雅秀麗,有若曉露水仙】。張無忌定了定神

8、趙周二女【雙頰酡紅】,臉上濺著點點水珠,猶似【曉露中的鮮花】,趙女燦若玫瑰,周女【秀似芝蘭】。

9、她臉含微笑,兀自做著好夢,晨曦照射下如【海棠春睡,嬌麗無限】。

10、張無忌见她【輕颦薄怒,楚楚動人】,抱著她嬌柔的身子……只覺她【吹氣如蘭】,忍不住在她左頰上輕輕一吻。”

11、張無忌道:“不,不,【周姑娘倘若不美,天下哪裏還有美人?】”

12、張無忌低下头去,在她嘴唇上一吻,笑道:“谁叫你【天仙下凡,咱們凡夫俗子,怎能把持得定?這是你爹爹媽媽不好,生得你太美,可害死咱們男人啦!”】

13、小昭虽天真烂漫,言笑晏晏,趙敏却察觉她眉目间深有忧色,料想她是为了忽然出现个【秀麗逾恒的周芷若】而不喜。

14、韓林兒道:“周姑娘【猶似天人一般】,小人能跟你說幾句話,已是前生修來的福氣。言語粗魯,姑娘莫怪。”周芷若聽他說得誠懇,眼光中所流露的崇敬,實將自己當作了【仙女天神】。她自知【容色清麗】,青年男子遇到自己無不心搖神馳,但如韓林兒這般五體投地地拜倒,卻也是生平從所未遇。

15、韓林兒脹紅了臉,忙道:“不,不!”腳步卻邁得更加快了,一走進自己房中,立刻帶上房門,上了闩,心下怦怦亂跳,定了定神,躺在炕上,想到周芷若【嬌豔清麗的容顔,溫和柔軟的話聲】,心道:“周姑娘日後成了教主夫人,我跟在教主身畔,好好的幹,拚命立些功勞。

16、旁邊一個青衣美貌少女,手捧茶碗,殷勤服侍,相貌雖不如周芷若之【清麗絕俗】,但衣飾打扮,和她當日在萬安寺塔上時一般模樣。
  17、女弟子走完,相距丈余,一個【秀麗絕俗的青衫女郎】緩步而前,正是峨嵋派掌門周芷若。張無忌见她容颜清减,颇见憔悴之色,心下又怜惜,又惭愧。

18他回過頭來,只見周芷若伸出【皓白如玉的纖手】,向宋青書招了招。

19、“她这几句话聲音清朗,冷冷说来,犹如水激寒冰、风动碎玉,加之【容貌清麗,出塵如仙】,廣場上數千豪傑,誰都不作一聲,人人凝氣屏息的傾聽。”

20、“這般身法鞭法,如風吹柳絮,水送浮萍,實非人間氣象。……她身在半空,如一只青鶴般淩空撲擊而下,身法【曼妙無比】。”

21、“左臂半只衣袖也已扯落,露出一條雪藕般的白臂,上臂正中一點,如珊瑚,如紅玉,正是處女的守宮砂。

22、“握著她【軟滑柔膩的手掌】,身畔幽香阵阵,心中不能无感。其时正当初夏,良夜露清,耳听着一个美貌少女吐露深情,張無忌不能不怦然心动。”

23、他大喜之下,一声“敏妹”险些儿便叫出口来,但立即觉察不对,那女子身形比趙敏略高,【輕功身法更大不相同,脚步轻灵胜于趙敏,飘忽处却又不及周芷若。】

人物

1、蛛兒:【“醜八怪,見了美貌姑娘便魂飛天外。”】

這句話說了還不上半天,便見異思遷,瞧上人家美貌姑娘了。】

你怎地見了這個美貌姑娘,便如此失魂落魄?】

2、趙敏:【“那位周芷若周姊姊定是太美麗了,是不是?”】

【“張公子,周姑娘這般花容月貌,我見猶憐。她定是你的意中人了?”】

趙敏道:“为了你义父,你肯抛下你如花似玉的新娘子,何况是我?”】

小昭虽天真烂漫,言笑晏晏,趙敏却察觉她眉目间深有忧色,料想她是为了忽然出现个秀丽逾 恒的周芷若而不喜。

3、張無忌:【不,周姑娘倘若不美,天下哪裏還有美人?”】

低下头去,在她脸颊上一吻,笑道:“谁叫你天仙下凡,咱們凡夫俗子,怎能把持得定?這是你爹爹媽媽不好,生得你太美,可害死咱們男人啦!

4、金花婆婆:【“別說旁人,單是咱們擒來的那個峨嵋派周姑娘,【這般美貌】,那姓張的小子見了非動心不可,”】

5、陳友諒:【峨嵋派的周姑娘美若天人,世上再找不到第二個了

這般美貌的佳人,世上男子漢沒一個見了不動心的。我至今未有家室,要是我向幫主求懇,將周姑娘配我爲妻,諒來幫主也必允准。

後來命人一查,其中一位竟然是那位千嬌百媚的周姑娘。掌缽龍頭便派人去將她請了來。你放心,周姑娘平安大吉,毫發不傷。

6、韓林兒:【周姑娘是天人一般的人物,小人能跟你說幾句話,已是前生修來的福氣。言語粗魯,姑娘莫怪。”眼光中所流露的崇敬,實將她當作了仙女天神。

7、宋青書:【自见周芷若后,眼光难有片刻离开她身上,虽常自抑制,不敢多看,以免给人认作轻薄之蛣Μ但周芷若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他无不瞧得清清楚楚

8、丁敏君:【“他居然不閃不避,對你眉花眼笑”

9、範遙:【只听得范遥在塔顶大叫:“周姑娘,快跳下,火烧眉毛啦!你再不跳,难道想做焦炭美人么?”周芷若道:“我陪着師父!”

10、數千豪傑:【她这几句话聲音清朗,冷冷说来,犹如水激寒冰、风动碎玉,加之容貌清麗,出塵如仙,广场上数千豪杰,谁都不做一声,人人凝气屏息地倾听。

性格

秀似芝蘭,猶水仙之傲骨于心——周芷若。喜欢周芷若就一定会先爱上她的名字,因为她的名字不仅好听,更是含义深远,芷是一种香草,屈原在楚辞中多次写到“芷”这种香草,“扈江离与辟芷兮,纫秋兰以为佩”,“杂杜衡与芳芷”,“沅有芷兮澧有兰”等等,都是对“芷”的描写。而周芷若的相貌也如她名字一般秀若芝兰,亦静、亦清、亦决绝!汉水畔的渔家女孩,本不该拥有如此好听的名字,更不该拥有这样清秀的容颜,可是上天却阴错阳差的将这一切给了她。周芷若一个平凡的不能在平凡的渔家女,因为与張三豐与張無忌相遇,命运也由此变得波澜壮阔了起来。

周芷若的美麗有如江南水月的秀美,溫潤如玉,清澈如水;

周芷若的聰明又在深藏不露中變化,冰雪聰明,玲珑剔透;

周芷若像水仙花幽香暗動,溫柔可人,清傲苦楚。

周芷若曾经爱过,但她终不能把爱继续,因为她的命运并不在那个优柔寡断的男人身上,而她也并非是为爱而生而死的传统女子,她有師父的遗命待完成,她更是要掌管一派的峨嵋掌门!周芷若的内敛和沉默是自始至终的,当然,这也包括了她对張無忌的爱,矜持的、默默的、冷静的,她周身散发着令人敬畏而远之的坚强与傲然的氣質,这是一个在武侠小說中都少见的奇女子。在那场落败的婚礼之后,她从当初的犹豫不决到毅然的踏上不归路,决绝过往尘埃,与命运签下堕落的契约,只为博得生命中的辉煌瞬间,即使输了也不会因为没去争取而后悔!无可否认,周芷若是一个悲剧人物,更胜倚天的锋芒注定了她的失败,但她却不可怜。俏水仙,玉人颜,长生寂寞。

資質

周芷若天資聰穎,悟性极高,处事细心,刻苦学艺,进步神速,深得滅絕師太钟爱,自从纪晓芙死去,周芷若便被滅絕師太视为峨嵋掌门继承人,而周芷若为人和蔼,对各同门师长礼貌周祫Μ深得同门爱护(除了丁敏君,丁敏君好像除了自己以外,谁都不喜欢)。外表美丽温柔、冰雪聪明,但内里其实也一样。她温柔纯朴,秀外慧中,出于对师傅的遗愿逼她做一系列的事情。她一直是善良的那个她,或许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

愛情

1,那村女喝道:“好擒拿手!”待欲搶步又上,只见周芷若眉头深皱,按着心口,身子晃了两下,摇摇欲倒。張無忌【忍不住叫道:“你……你……”臉上滿是關切之情。
  2,瞧著周芷若和丁敏君並排在雪地中留下的兩行足印,心想:【倘若丁敏君這行足印是我留下的,我得能和周姑娘並肩而行……”
  3,日間休息、晚間歇宿之時,【張無忌忍不住总要向周芷若瞧上几眼】,但她始終沒再走到他跟前。
  4,片刻之間,峨嵋群弟子個個空手,【只周芷若手中长劍并未遭夺。
  5,衆人邊走邊談,都覺峨嵋派這許多人突然在大漠中消失,其理難明。【張無忌更挂念周芷若的安危,却又不便和旁人商量。
  6,“那位周芷若周姊姊定是太美麗了,是不是?”張無忌更加满脸通红,道:“姑娘取笑了。”端起酒杯,想要饮一口【掩飾窘態】,【哪知左手微顫】,竟潑出幾滴酒來,濺上了衣襟。
  7,他纵马疾行,一口气奔到三官殿,渡汉水而南。船至中流,望着滔滔江水,想起那日太師父携同自己在少林寺求医不得而归,在汉水上遇到常遇春、又救了周芷若的事来。【脑海中现出她的麗容俏影,光明顶上脉脉关注的眼波,不由得出神。

8,杨逍踌躇道:“咱们这里只有三人,何况形迹已露,这件事当真棘手。”張無忌歉然道:“【我見周姑娘危急,忍不住出手】,終于壞了大事。”
  9,这几日之中,張無忌【最擔心的】,是周芷若服了金花婆婆那颗丸药后毒性是否发作。趙敏知他心意,见【他眉頭一皺】,便派人到上艙去假作送茶送水,察看動靜,每次間報,均說周姑娘言行如常,一無中毒症狀。這麽幾次之後,【張無忌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10,烟雾中只见一个女子横卧榻上,正是周芷若,全身都已湿透。張無忌抛下水桶,【】進房、去,【】问:“周姑娘,你没事么?”周芷若道:“张教主,你……你怎么会到这里?”張無忌还未回答,船身突然间激烈震动。她足下一软,直扑在張無忌怀里。張無忌【忙伸手扶住】,窗外火光照耀,只见她蒼白的臉上飛起兩片紅暈,再點綴著一點點水珠,清雅秀麗,有若曉露水仙。張無忌【定了定神】,說道:“咱們到下面船艙去。”
  11,張無忌笑道:“你这个小小脑袋之中,不知在想些什么。”心想:“总是我对趙敏、对小昭、对表妹人人留情,令她难以放心。可是自今而后,怎会更有此事?”收起笑容,庄言道:“【芷若,你是我的愛妻】。我從前三心兩意,只望你既往不咎。我今後對你決不變心,【就算你做錯了什麽,我連重話也不舍得責備你一句。】”
  12,張無忌道:“【你是我愛妻,你的事就是我的事,天大的難事,咱們也一起來承擔。】”
  13,心想义父倘若落入了丐幫之手,丐幫要以他来挟制明教,眼前当不致对他有所伤害,只屈辱难免;但芷若冰清玉洁,遇匕了陈友谅之险毒、宋青书之卑鄙,若遇逼迫,唯有一死。言念及此,【恨不得插翅飛到盧龍】。
  14,張無忌【抚摸】她手指上的铁指环,道:“那日我见这指环落在陈友谅手中,【心裏焦急得不得了】,只怕你受了奸人的欺辱,【恨不得插翅飛到你身邊】。 
  15,張無忌【伸指在她頰上輕輕一彈】,笑道:“你把我瞧得忒也小了。【你夫君】是這樣的人麽?”
  周芷若抬起头来,脸颊上兀自带着晶晶珠泪,眼中却已全是笑意,说道:“也不羞,你已是我的夫君了么?你再跟那趙敏小妖女鬼鬼祟祟,我才不要你呢。谁保得定你将来不会如那宋青书一般,为了一个女子,便做出许多卑鄙无耻的勾当来。”
  16.張無忌低下头去,【在她嘴唇上一吻】,笑道:“【谁叫你天仙下凡,咱們凡夫俗子,怎能把持得定?這是你爹爹媽媽不好,生得你太美,可害死咱們男人啦!”
  17,張無忌笑道:“那当真杞人忧天了。世上多少害过我、得罪过我的人,我都不杀,怎么反而会杀你?”解开衣襟,露出胸口劍疤,笑道:“这一劍是你刺的!【你越刺得我深,我越愛你。”
  18,張無忌此时更无怀疑,情知这车戏文定是趙敏命人扮演,料知他和周芷若要到大都来,是以这般羞辱周芷若一番。他俯身从地下拾起两粒小石子,中指轻弹,嗤嗤连响,【将车前的两匹瘦马右眼睛打瞎了。小石贯脑而入,两马几声哀嘶,倒地而毙】。彩车翻了过来,车上的旦角、净角和众配角滚了一地,街上又是一阵大乱。
  19,周芷若咬着下磩Μ轻声道:“这妖女如此辱我,我……我……”说到这里,聲音已哽咽了。張無忌只觉她纤手冰冷,身子颤抖,【忙慰道:“芷若,這小渾蛋】什麽稀奇百怪的花樣也想得出來,你別理會。【只須我對你一片真心,旁人挑撥離間】,我如何能信?”
  20,張無忌心下歉疚,道:“赵姑娘,我不该到这儿来,不该再和你相见。【我心已有所屬】,決不應再惹你煩惱。你是金枝玉葉之身,從此將我這個江湖浪子忘記了吧。”
  21,韩林儿急道:“教主,这怎么是好?咱们快去寻周姑娘回来吧!”張無忌【既著急,又自責】,當即留下口信給彭瑩玉,便和韓林兒分頭追尋。他在大都城內各處找尋,連客店、寺觀、城郊村居也找過了,但【直至天色大明】,卻始終不見周芷若的影蹤,她竟似憑空消失了一般。
  待得回到客店,彭莹玉和韩林儿已先后回来,三人对望一眼,都摇了摇头。張無忌【心亂如麻】:“現下不但【義父】不知所蹤,連【芷若】也離我而去,這該如何是好?”
  22,張無忌得报后【喜不自勝】,便帶同楊逍、範遙、韋一笑、說不得四人,備了禮物,前往定海拜訪……
  周芷若向張無忌望了一眼,说道:“张教主,我独个儿修习內功,有些地方不甚明由,想请你指教。你肯教我么?”張無忌讪讪地道:“怎么忽然客气起来啦?【你要我教什麽,我便教什麽。】”
  周芷若带他来到一间静室之中,请问了一些修炼內功的深奥诀窍,張無忌毫不藏藙Μ详尽告知,喜道:“芷若,你能问到这些关窍,足见內功修为颇有长进。【以後我天天教你】,过得两三年,你的內功就可和我并驾齐驱啦!”周芷若白了他一眼,幽幽地道:“你想骗人,也该拣些叫人信得过的话来说。你教不了我一天两天,便去大都那小酒店会赵姑娘啦,又怎能天天教我?”
  張無忌道:“上次跟她相见,的的确确是无意中撞见的,我如再瞒了你去见赵姑娘,【任你千刀萬剮,死而無怨】。”周芷若脸上红扑扑的,胸口起伏不定,喘气道:“胡说八道什么?你明知我不会将你千刀万剐。”張無忌笑道:“【那麽你剁了我兩只腳好不好?】”周芷若低下了頭,眼淚撲簌簌地如珠而落。
  張無忌【坐到她身旁,摟住她肩頭】,【】声道:“怎么又伤心啦?”周芷若只哭泣不语。張無忌问之再三,不料越问得紧,她越加伤心。

23張無忌道:“义父自然要加紧找寻。到底几时能赶走鞑子,谁也没法逆料。难道等到咱们成了老公公、老婆婆了,再来颤巍巍地拜堂成亲么?老公公、老婆婆拜天地不打紧,可是咱俩生不了孩儿,【我张家可就断子绝孙了】。”周芷若红着脸扑哧一笑,说道:“好好一个老实人,却不知跟谁去学得这般贫嘴贫舌疒
  這一個多月來的愁雲慘霧,便在兩人一笑之間,化作飛煙而散。

24趙敏肩受重伤,摔倒在地,五个伤孔中血如泉涌,登时便染红了半边衣裳。
  周芷若霍地住手不攻,说道:“張無忌,你受这妖女迷惑,竟要舍我而去么?”張無忌道:“【芷若,请你谅解我的苦衷。咱俩婚姻之约,張無忌决不反悔,只稍迟数日……】”周芷若冷冷地道:“【你去了便休再回來】,只盼你日後不要反悔!”
  趙敏咬牙站起,一言不发地向外便走,肩头鲜血,点滴溅开,满地都是。
  群豪雖見過江湖上不少異事,但今日親見二女爭夫,血濺華堂,新娘子頭遮紅巾,而以神奇之極的武功毀傷情敵,無不神眩心驚,誰也說不出話來。
  張無忌一顿足,说道:“【义父于我恩重如蓜Μ芷若,芷若,盼你体谅。】”说着向趙敏追了出去。

25張無忌虽和她言笑不禁,但总是想到自己和周芷若已有婚姻之约,虽然心中隐隐【盼望将来一双两好,总须和周芷若成婚之后,再说得上趙敏之事】。

26【張無忌深盼能見到周芷若,向她解釋那日不得已之情】,然而想象到她的臉色目光,心下惴惴,深自惶慚。

27女弟子走完,相距丈余,一个秀麗絕俗的青衫女郎缓步而前,正是峨嵋派掌门周芷若。【張無忌见她容颜清减】,颇见【憔悴】之色,心下【又怜惜,又惭愧】。
  張無忌待峨嵋派众人坐定,走到木棚之前,向周芷若长揖到地,含羞带愧,说道:“周掌门,【張無忌请罪来了】。”周芷若万福回礼,说道:“不敢,张教主何须多礼?别来安好。”脸色平静,也不知她是喜是怒。張無忌心下【怔忡不定】,说道:“周掌门,那日我为了【急于相救义父,致误大礼】,心下好生过意不去。”
  ---
  周芷若臉色忽然一板,說道:“張教主,請你自重,時至今日,豈可再用舊時稱謂。”伸手向身後一招,說道:“青書,你過來,將咱們的事向張教主說說。”
  張無忌大吃一惊,顫聲問道:“什麽?”,宋青書道:“我這段美滿姻緣,倒要多謝張教主作成了。”

--------
  霎时之间,張無忌犹似【五雷轟頂,呆呆站著】,眼中瞧出来一片白茫茫的,耳中听到无数杂乱的聲音,却半点不知旁人在说些什么,过了良久,只觉有人挽住他臂膀,说道:“教主,请回去吧!”張無忌定了定神。

------

当日为了营救义父【迫不得已才随趙敏而去】,料想周芷若温柔和顺,自己与她感情深厚,只须向她坦诚说明其中情由,再大大地赔个不是,定能得她原恕,或能【再缔良缘】。眼前这女子【明明是自己的未婚妻子】,岂知一怒之下,竟然嫁了宋青书,对自己弃之如遗,这时【心中的痛楚,可远甚于昔时在光明顶上让她刺了一劍】。

武功

十七回

她和丁敏君说了几句话,向張無忌和那村女看了一眼,便即走了过来。她衣衫飄動,身法輕盈,出步甚小,行走却极迅捷,顷刻间便到了离两人四五丈处。

三十四回
  張無忌刚追到大门边,突然间身旁红影闪动,一人迫到了趙敏身后,红袖中伸出纤纤素手,五根手指向趙敏头顶疾插而落。这一下兔起鹘落,迅捷无比,出手的正是新娘周芷若。

張無忌心念一动:“这一招好厉害!芷若从何处学得如此精妙的功夫?”眼见她手掌已将趙敏顶门罩住、五指插落,立是破脑之祸,不及细想,蹿上前去便扣周芷若的脉门。周芷若左手手肘倏地撞来,波的一声轻响,正中他胸口。張無忌体内九阳神功立时发动,卸去了这一撞劲力,但已感胸腹间血气翻涌,脚下微一踉跄。

範遙眼見危急,心念舊主,不忍任她頂破腦裂,伸掌向周芷若肩頭推去。周芷若左手微揮,輕輕一拂,範遙手腕一陣酸麻,這一掌便推不出去。

但这么一阻,趙敏已向前搶了半矂Μ避开了脑门要害,只感肩头一阵剧痛,周芷若右手五指已插入她右肩近颈之处。張無忌“啊”的一声,伸掌向周芷若推去。

周芷若头上所罩红布并未揭去,听风辨形,左掌回转,便斩他手腕。張無忌绝不想和她动手,只是见她招数太过凌厉,一招间便能要了趙敏性命,迫于无奈,只有招架劝阻。周芷若上身不动,下身不移,双手连施八下险招。張無忌使出乾坤大挪移心法,这才挡住。了、攻八守,在电光石火般的一瞬之间便即过去。大厅上群豪屏气凝息’无不惊得呆了。

周芷若霍地伸手扯下遮脸红巾,朗声说道:“各位亲眼所见,是他负我,非我负他。自今而后,周芷若和姓张的恩断义绝。”说着揭下头顶珠冠,伸手抓去,手掌中抓了一把珍珠,抛开凤冠,双手一搓,满孳珍珠尽数成为粉末,簌簌而落,说道:“我周芷若不雪今日之辱,有如此珠!”殷天正、宋远桥、杨逍等均欲劝慰,要她候張無忌归来,问明再说,却见周芷若双手一扯,嗤的一响,一件绣满金花的大红长袍撕成两片,抛在地下,随即飞身而起,在半空中轻轻一个转折,上了屋顶。

杨逍、殷天正等一齐追上,只见她轻飘飘的有如一朵红云,向东而去,輕功之佳,竟似不下于青翼蝠王韦一笑。杨逍等料知追赶不上,怔了半晌,回入厅来。

三十六回

他心下一惊,左手反掌将趙敏推到门外,黑暗中忽地有人伸手抓来。这一抓无声无息,快捷无伦,待得惊觉,手指已触到面颊。張無忌不及闪避,左足疾飞,径踢那人胸口,那人反手勾转,肘锤打向他腿上环跳穴,招数狠辣已极。張無忌只须缩腿避让,敌人左手就挖去了他一对眼珠,当即提手虚抓,他料敌奇准,这么抓去,刚好将敌人左手拿在掌中,便在此时,环跳穴上麻疼,立足不定,右腿跪倒。

他正要乘勢扭斷敵人手腕,只覺所握住的手掌溫軟柔滑,乃女子之手,心中一動,沒下重手,順勢抓住那人往外甩去,噗的一聲,右肩劇痛,已中了一刀。

那人急跃出屋,挥掌向趙敏脸上拍去。張無忌情知趙敏决然挡不了,忍痛纵起,也即挥掌拍出。双掌相交。那人身子晃动,脚下踉跄,借着这对掌之力,纵出数丈之外,便在黑暗中隐没不见。
  【他數經大敵,多曆凶險,但回思適才暗室中這三下兔起鹘落般的交手,不禁越想越驚。今晚兩場惡鬥,第一場以一敵三,曆時甚久,但驚心動魄之處,遠不如第二場瞬息間的三招兩式。】

三十七回

宋青书身子尚未跌倒,俞莲舟正待补上一脚,踢断他的腿骨,蓦地里青影闪动,一条長鞭迎面击来。俞莲舟忙后跃避过,那長鞭快速无伦地连连进招,正是峨嵋派掌门周芷若为夫复仇来了。

俞蓮舟急退三步。周芷若鞭法奇幻,三招間便已將他圈住。那軟鞭長近五丈,世上兵刃之中,決無如此勢若龍蛇的奇長之物,而鞭尾更布滿尖刺倒鈎,施展開來,更加縱躍之勢,可遠及七八丈。周芷若忽地軟鞭輕抖,收回手中,左手抓住鞭梢,冷冷地道:“此時取你性命,諒你不服。取兵刃來!”
  周芷若斜身闪开,殷梨亭跟着便是“大魁星”、“燕子抄水”,长劍在空中划成大圈,右手劍诀戳出,竟似也发出嗤嗤微声。周芷若纤腰轻摆,一一避过,说道:“殷六侠,我让你三招,以报昔日武当山上故人之情。”这“情”字一出口,软鞭便如灵蛇颤动,直奔殷梨亭胸口。殷梨亭奔身向左,那软鞭竟从半路弯将过来。

殷梨亭一招“风摆荷叶”,长劍削出,鞭劍相交,轻轻嚓的一响,殷梨亭只觉虎口发热,长劍险些脱手,不由得大吃一惊:“我只道她招式怪异,内力非我之敌,不料她内劲也这般奇诡莫测。”当下凝神专志,将一套太极劍法使得圆转如意,严密异常地守住门户。周芷若手中的软鞭犹似一条柔丝,竟如没半分重量,身子忽东忽西,忽进忽退,在殷梨亭身周飘荡不定。

周芷若鞭法诡奇,然太极劍法乃近世登峰造极的劍术,殷梨亭功劲一加运开,绵绵不绝,虽伤不了对手,但只求自保,却也绝无破绽。

突然之间,周芷若身形轻闪,疾退数丈,長鞭从右肩急甩向后,鞭头陡地击向周颠面门。她与明教茅棚本来相隔十丈有余,但软鞭说到便祫Μ直如天外游龙,矢矫而至。周颠正自口沫横飞地说得高兴,哪料到周芷若在恶斗之际竟会突施袭击。他一怔之下,長鞭已到面门。周芷若并不回身,背后竟似生了眼睛一般,鞭梢直指他鼻尖。

周芷若挥鞭旁击,殷梨亭乘势进攻,只见她左手出掌,向殷梨亭接连又击又戳,一连七掌,全是对向他头脸与前胸重穴。殷梨亭没法圈转长劍削她手臂,只得使招“凤点头”,矮身闪避。其时明教茅棚中啪的一声,跟着呛啷啷一阵乱响。原来杨逍正站在周颠近旁,眼明手快,抓起身前木桌,挡过周芷若鞭击。長鞭击中木桌,登时木屑横飞,桌上的茶壶、茶碗四下乱掷,各人身上溅了不少瓷片热茶。

勇敢

二十六回?

周芷若道:“峨嵋派的劍法,虽不能说是甚么了不起的绝学,终究是中原正大門派的武功,不能让番邦胡虏的 无耻之徒偷学了去。”她说话神态斯斯文文,但言辞锋利,竟丝毫不留情面。

周芷若道:“【我不降!你把我殺了罷!】”

周芷若黯然道:“張公子,三位請即自便,三位一番心意,小女子感激不盡。”

二十八回

金花婆婆眼中亮光一閃,說道:“原來尊師圓寂之時,已然傳下遺命,定下了繼任的掌門人,那好極了。是哪一位?便請一見。”語氣已比對丁敏君說話時客氣得多了。
  周芷若上前施礼,说道:“婆婆万福!峨嵋派第四代掌門人周芷若,问婆婆安好。”

周芷若一定心神,寻思:“她这时手上只须内劲吐出,我心脉立时便被震断,死于当场。可是我如何能够堕了師父的威风?”一想到師父,登时勇气百倍,举起右手,说道:“这是峨嵋派掌门的铁指环,是先师亲手套在我的手上,岂有虚假?”

周芷若道:“金花婆婆,先師雖然圓寂,峨嵋派並非就此毀了。我落在你的手中,你要殺便殺,若想脅迫我做甚不應爲之事,那叫休想。本派陷于朝廷奸計,被囚高塔,卻有哪一個肯降服了?【周芷若雖是年輕弱女,既受重任,自知艱巨,早就將生死置之度外。】”

金花婆婆原本已料到此事,借劍之言也不过是万一的指望,但听周芷若如此说,脸上还是掠过一丝失望的神色,突然间厉声道:“你要保全峨嵋派声名,便保不住自己性命……”说着从怀中取出一枚丸药,说道:“这是断肠裂心的毒药,你吃了下去,我便救人。” 周芷若想起師父的嘱咐,柔肠寸断,当下颤抖着接过毒药。

機智

十七回

伪装受伤,暗地以峨嵋九陽功反震殷离, 故意放走張無忌和蛛儿?

精明提醒衆師兄弟袋中藏有毒物

十八回

以言语扣住,使滅絕師太不便对无忌痛下杀手

二十二回

以學得的裝作天真歡喜之狀提點無忌

周芷若自張無忌下场以来,一直关心。她在峨嵋门下,颇获滅絕師太的欢心,已得她易经原理的心传,这时朗声问道:“師父,这正反两仪,招数虽多,终究不脱于太极化为阴阳两仪的道理。弟子看这四位前辈招数果然精妙,最厉害的似还在脚下步法的方位。”她聲音清脆,一句句以丹田之气缓缓吐出。

滅絕師太欣悦之下,没留心到周芷若的话声实在太过响亮,两人面对面的说话,何必中气十足,将语音远远的传送出去?但旁边已有不少人觉察到异状。周芷若见许多眼光射向自己,索性装作天真欢喜之状,拍手叫道:“師父,蕮尣,蕮尣!咱们峨嵋派的四象掌圆中有穭Μ阴阳相成,圆于外者为阳,方于中者为阴,圆而动者为天,方而静者为地,天地阴阳,方圆动静,似乎比这正反两仪之学又稍胜一筹。”
  三十一回

暗中下十香软筋散夺回屠龍刀倚天劍,在殷离脸上划十来条伤痕,削了自己秀发及一片左耳,嫁祸趙敏

(旧版:杀殷离放逐趙敏)

(新修版:将殷离画花脸,把她和趙敏抛入大海想淹死,削掉自己半边头发弄伤一只耳朵)

要无忌立誓杀趙敏为殷离报仇,否则宁可毒发身亡

說自己從小沒爹娘指導,難保不會一時胡塗要無忌答應決不變心決不會殺她

以小昭等人的心機借此說明自己是個老實的笨丫頭

三十四回

分析案情让想为趙敏洗刷冤屈的无忌找不到线索

上吊自殺讓無忌慚愧

三十八回

用計把無忌騙倒,趁他收掌時攻擊他

以謝遜的性命要脅想逼無忌走火入魔

授意靜照以對謝遜報仇爲由想暗中殺人滅口
  

四十回

擒住趙敏想让她听见无忌不忍芷若伤心讨好的话

以趙敏下落为饵要无忌答应她一件事

(新修版:不准張趙拜堂成婚)

以無忌的性命逼殷離現身

助張無忌

十一回

周芷若道:“小相公,你若不吃,老道长心里不快,他也吃不下饭,岂不是害得他肚饿了?”張無忌心想不错,当周芷若将饭送到嘴边时,张口便吃了。周芷若将鱼骨鸡骨细心剔除干净,每口饭中再加上肉汁,張無忌吃得十分香甜,将一大碗饭都吃光了。

周芷若回上船去,從懷中取出一塊小手帕,替他抹去了眼淚,對他微微一笑,將手帕塞在他衣襟之中,這才回到岸上。

十八回

周芷若道:“本门武功天下扬名,師父更是当世数一数二的前辈高人,自不会跟这种后生小子一般见识。只不过见他大胆狂妄,这才出手教训于他,难道真的会要了他的性命不成?本门侠义之名已垂之百年,师尊仁侠宽厚,谁不钦仰?这年轻人萤烛之光,如何能与日月争辉?便让他再去练一百年,也不能是咱们师尊的对手,多养一会儿伤,又算得什么?”这一番话说得人人暗中点头。滅絕師太心下更喜,觉得这个小徒儿识得大体,在各派的高手之前替本门增添光彩。

張無忌体内真气一加流转,登时精神焕发,把周芷若的话句句听在耳里,知道她是在极力回护自己,又以言语先行扣住,使滅絕師太不便对自己痛下杀手,不由得心中感激..

三十四回

張無忌叹了口气,觉得她所言确甚有理,伸臂轻轻搂住她柔软的身子,柔声说道:“芷若,我只觉世事烦恼不尽,即令亲如义父,也教我起了疑心。我只盼驱走鞑子的大事一了,你我隐居深蓜Μ共享清福,再也不理这尘世之事了。”周芷若道:“你是明教的教主,倘若天如人愿,真能逐走了胡虏,那时天下大事都在你明教掌握之中,如何能容你去享清福?”張無忌道:“我才干不足以胜任教主,更不想当教主。要是明教掌握重权,这一教之主,更非由一位英明智哲之士来担当不可。”周芷若道:“你年纪尚轻,目下才干不足,难道不会学么?再说,我是峨嵋一派的掌门,肩头担子甚重。師父将这掌门人的铁指环授我之时,命我务当光大本门,就算你能隐居山林,我却没那福气呢。”彭莹玉又道:“教主是千金之体,肩上担负着驱虏复国的重任,也不宜于冒大险,效那博浪之一击。属下见皇帝身旁的护卫之中,高手着实不少,教主虽然神勇绝伦,但终须防寡不敌众。万一失手,如何是好?”張無忌拱手道:“谨领大师的金玉良言。”周芷若叹道:“彭大师这话当真半点不错,你怎能轻身冒险?要知待得咱们大事一成,坐在这彩楼龙椅之中的,便是你张教主了。”韩林儿拍手道:“那时候啊,教主做了皇帝,周姑娘做了皇后娘娘,杨左使和彭大师便是左右丞相,那才教好呢!”周芷若双颊晕红,含羞低头,但眉梢眼角间显得不胜欢喜。張無忌连连摇手,道:“韩兄弟,这话不可再说。本教只图拯救天下百姓于水火之中,功成身退,不贪富贵,那才是光明磊落的大丈夫。”彭莹玉道:“教主胸襟固非常人所及,只不过到了那时候,黄袍加身,你想推也推不掉的。当年陈桥兵变之时,赵匡胤何尝想做皇帝呢?”張無忌只道:“不可,不可!我若有非份之想,教我天诛地灭,不得好死。”周芷若听他说得决绝,脸色微变,眼望窗外,不再言语了。

3人物結局

(舊版)芷若爲陳州周子旺之女...魔教反賊的馀孽,皇上下旨普天下捉拿的欽犯。

父親周子旺是魔教中彌勒宗的大弟子。數年前在江西袁州起事。自立爲帝,國號稱“周”,但旋即爲元軍撲滅,周子旺被擒斬首。彌勒宗和白眉教雖非一派,但相互間淵源甚深,周子旺起事之時,殷天正曾在浙西爲之聲援。

張三豐想:“这小姑娘如此美丽,他年定是个绝色佳人。无忌若得伤愈,我决不容他二人再行相见,否则不幸二人互有情意,岂不是重蹈翠山的覆辙?”周芷若拿了几个冷馒头,分给張無忌和蛛儿吃时..

她見無忌剃須束發之後,變成個神采奕奕的美少年,不禁暗自驚異(張未與她相認)。

殷利亨(即殷梨亭)說無忌已摔入萬丈深谷之中,屍骨無存時...

張無忌一抬头,只见到一张俏脸,眼眶中泪水盈盈,正沿着白嫩的面颊流了下来,却是周芷若。張無忌心中一动:“原来咱们幼小时汉水中的一会,她也没有忘记。”

張無忌为锐金旗挺身而出时...

回头看到了站在峨嵋群弟子中间的周芷若。她脸上露出一副仰慕倾倒的神色,眼光中意示鼓励,更是一望而知。張無忌已冲口说道:“你为什么要杀死这许多人?每个人都有父母妻儿,你杀死了他们,他们家中的孩儿便要伶仃孤苦,受人欺辱。你是出家人,难道心中不会安么?”..周芷若胸口一热,眼眶登自红了。

光明顶張無忌挺身说要请双方罢斗时..

峨嵋派中,却只有周芷若眉头紧蹙,黯然不语,她听着各人的讥笑,心下暗暗难过。她自和張無忌在沙漠中一会,对少年便起了同情之心意,这时听他这番不自量力的言语,不自禁的代他羞惭。

在荒島上時..

她晚間在島東一個山洞中獨居,和無忌等離得遠遠地。謝遜雙眼雖盲,卻早知她對無忌頗有情意,然她如此俨然守禮,連笑話也不跟無忌多說一句,心中對她好生敬重。

周芷若要无忌发誓杀趙敏时..

谢逊心中暗笑:“这位周姑娘的醋劲好大,还没过门,便要将丈夫管得服服贴贴。站稳了地矂Μ不让他日后有翻覆的馀地。”

周芷若說咱們峨嵋派的掌門終究是沒一個嫁人時..

无忌道:“那到底是为什么?你恨赵姑娘诬陷你害我义父么?”周芷若凝视他雙目,问道:“你信不信?”无忌道:“我自然不信。”周芷若道:“你不信就好了,本来谁都不会相信。”无忌道:“那么,又为了什么?”周芷若咬了咬牙,说道:“因为-因为--”

她說了兩個“因爲”,背轉身去,道:“無忌哥哥,你只當從來沒見過我,從此別記得我這薄命之人。你去娶了趙姑娘也好,另娶淑女也好,我--我都是不管的了。”突然間雙足一登,身子從窗口穿了出去,直上屋頂。無忌一呆:“她身法如此輕靈曼妙,好高的武功啊。”一時不及細想,跟著追出?只見周芷若向東疾奔。無忌三個起落,突然間繞到她的身前。周芷若收足不及,撞入了他的懷中。無忌雙臂一張,將她摟住了。該處正是流經大都城內一條小河河畔,無忌半扶半抱的將她帶到河邊一塊石上,偎倚著坐下,柔聲道:“芷若,咱倆夫婦一體,你有什麽爲難之事,都是和我的一樣,盡管說將出來,也好讓我爲你分憂。你獨自個悶在心裏,卻是何苦?”

宋青書道:“我這段美滿姻緣,倒要多謝張教主作成了。”時..

周芷若站在一旁,張三豐始终正眼也不瞧她一眼...

对周芷若道:“当年郭女侠手创峨嵋一派,只盼群弟子卓然成家,在江湖上独树一帜。你以滅絕師太的三成功夫,凭什么来光大峨嵋?你学得一些阴毒狠辣的武功,在英雄大会中争胜逞能,以后峨嵋弟子,便学你这些阴毒武功么?郭女侠于我有恩,老道虽是风烛残年,却也不能眼见峨嵋派沉沦衰亡,毁于一旦!”

第一版

周芷若刷的一声,从腰间抽出半截倚天劍,左手握住自己头上一把青丝,回劍一掠,万缕柔丝竟是一劍割断...

转身说道:“張無忌张教主,峨嵋第四代掌门人周芷若,谨将掌门之位,传授于你。”众人一听,都是惊得呆了,只听她继续说道:“你仍兼任明教教主,盼你光大本门,兴旺明教,率领中原豪杰,驱逐鞑子,自今而后,峨嵋派门下弟子,尽皆听你号令。”

从怀中取出一本黄纸薄本,连着两截倚天劍的断劍,交给无忌,说道:“这是郭女侠手书的本门武学,劍掌精义,尽在其中。”

第二版

趙敏见他提笔在手,神色不乐,便道:“无忌哥哥,你曾答允我做三件事,第一件是替我借屠龍刀一观,第二件是当日在濠州不得与周姊姊成礼,这两件你已经做了。还有第三件事呢,你可不能言而无信。”張無忌吃了一惊,道:“你……你……你又有什么古灵精怪的事要我做……”趙敏嫣然一笑,说道:“我的眉毛太淡,你给我画一画。这可不违反武林侠义之道罢?”張無忌提起笔来,笑道:“好好好,从今而后,我天天给你画眉。”

忽听得窗外有人格格轻笑,说道:“无忌哥哥,你可也曾答允了我做一件事啊。”正是周芷若的聲音。窗子缓缓推开,周芷若一张俏脸似笑非笑的烛光之下。張無忌惊道:“你……你又要叫我作什么了?”周芷若微笑道:“你要知道就出来,我说给你听。”張無忌回头向趙敏瞧了一眼,又回头向周芷若瞧了一眼,霎时之间百感交集,也不知是喜是忧,手一颤,一枝笔掉在桌上。

新修版

趙敏轻推張無忌,道:“你且出去,听她说要你做什么?”張無忌跃出窗子,见周芷若缓缓走远,便走快几矂Μ和她并肩而行.周芷若问道:“你明天送赵姑娘去蒙古,她从此不来中土,你呢?”張無忌道:“我多半也从此不回来了。你要我做一件事,是什么?”周芷若缓缓的道:“一报还一报!那日在濠州,趙敏不让你跟我成亲。此后你到蒙古,尽管你日日夜夜都和趙敏在一起,却不能拜堂成亲。”張無忌一惊,问道:“那为什么?”周芷若道:“这不违背侠义之道罢?”

張無忌道:“不拜堂成亲,自然不违背侠义之道。我跟你本来有婚姻之约,后来可也没拜堂成亲。好!我答允你。到了蒙古之后,我不和趙敏拜堂成亲,但我们却要一样做夫妻'一样生娃娃!”周芷若微笑道:“那就好。”

張無忌奇道:“你这样跟我们为难,有什么用意?”周芷若嫣然一笑,说道:“你们尽管做夫妻'生娃娃,过得十年八年,你心里就只会想着我,就只不舍得我,这就够了。”说着身形晃动,飘然远去,没入黑暗之中。

張無忌心中一阵惘然,心想今后只要天天和趙敏形影不离,一样做夫妻'生娃娃,不拜堂成亲,那也没什么。为什么过得十年八年,我心里就只想着芷若,就只不舍得芷若? 又想:“她其实并没跟宋青书成亲,和我又曾有婚姻之约。她做了不少对不起我的事,此刻想来,也并没真的对我坏。有些事情,她是受了師父逼迫,不得不做。她虽盗了屠龍刀和倚天劍,但现下屠龍刀复归我手,表妹殷离也没死...”

“愛我極深、很想嫁我的,除了芷若,自然還有敏妹,還有蛛兒,還有小昭.....”

張無忌天性只记得别人对他的好处,而且越想越好,自然而然原谅了别人的过失,别人所有对他不起,往往也是为了爱他,想到后来,把别人缺点过失都想成好处,即使心头还留下一些小小渣,也会想:“谁没过错呢?我自己还不是曾经对不起人家?小昭待我真好,她已拿回乾坤大挪移心法,这个圣处女教主不做也不打紧。蛛儿不练千蛛万毒手了,说不定有一天又来找回我这个大无忌,我答允过娶她为妻的...”

這四位姑娘,個個對他曾刻骨銘心相愛,他只記得別人的好處,別人缺點過失全都忘記了,于是每個人都是很好很好的.....

4影視形象

年份 飾演者 出自影視版本 配音 備注
1965 陳寶珠 香港粤语電影《倚天屠龍記》    
1978 趙雅芝 香港无线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1978 余安安 香港邵氏電影《倚天屠龍記》    
1984 劉雪華 香港邵氏電影《魔殿屠龙》   邵氏自創劇本,與原著無關聯
1984 喻可欣 台湾台视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1986 鄧萃雯 香港无线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于小華  
1993 黎姿 香港永盛電影《倚天屠龍記之魔教教主》   該版周芷若性格被嚴重改編
1994 周海媚 台湾台视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王華怡;陸惠玲 金銘飾演童年周芷若
2001 佘詩曼 香港无线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邢金沙  
2003 高圓圓 合拍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李晔  
2009 劉競 内地電視劇《倚天屠龍記》 季冠霖 郭柏鹭飾演童年周芷若
以上內容來自百度百科

書中描述

【1】咱们会叫船老大送你回家去。”周芷若垂泪道:“我就跟爹爹两个住在船上,再没……再没别的人了。”張三豐嗯了一声,心想:“她这可是家破人亡了,小小女孩,如何安置她才好?”

【2】这晚二更时分才到太平店。張三豐吩咐那船离镇远远的停泊。艄公到镇上买了食物,煮了饭菜,开在舱中小几之上,鸡、肉、鱼、蔬,一共煮了四大碗。張三豐要常遇春和周芷若先吃,自己却给无忌喂食。常遇春问起原由,張三豐说他寒毒侵入脏腑,是以点了他各处穴道,暂保性命。張無忌心中难过,竞是食不下咽,張三豐再喂时,他摇摇头,不肯再吃了。

【3】周芷若从張三豐手中接过碗筷,道:“道长,你先吃饭罢,我来喂这位小相公。”張無忌道:“我饱啦,不要吃了。”周芷若道:“小相公,你若不吃,老道长心里不快,他也吃不下饭,岂不是害得他肚饿了?”

【4】張無忌心想不错,当周芷若将饭送到嘴边时,张口便吃了。周芷若将鱼骨鸡骨细心剔除干净,每口饭中再加上肉汁,張無忌吃得十分香甜,将一大碗饭都吃光了。

【5】周芷若向張無忌道:“小相公,你要天天吃饱饭,免得老道爷操心。”

【6】張無忌眼泪夺眶而出,哽咽道:“多谢你好心,可是……可是我没几天饭可吃了。”張三豐心下黯然,举起袍袖,给他擦去了腮边流下来的眼泪。周芷若惊道:“甚么?你……你……”張三豐道:“小姑娘,你良心甚好,但盼你日后走上正途,千万别陷入邪魔才好。”

【7】周芷若道:“是,可是这位小相公,为甚么说没几天饭好吃了?”張三豐凄然不答。

【8】次日天明,張三豐携同周芷若,与常遇春、張無忌分手。張無忌自父母死后,视張三豐如亲祖父一般,见他忽然离去,不由得泪如泉涌。張三豐温言道:“无忌,你病好之后,常大哥便带你回武当山。乖孩子,分别数月,不用悲伤。”張無忌手足动弹不得,眼泪仍是不断的流将下来。

【9】周芷若回上船去,从怀中取出一块小手帕,替他抹去了眼泪,对他微微一笑,将手帕塞在他衣襟之中,这才回到岸上張無忌目送太師父带同周芷若西去,只见周芷若不断回头扬手,直走到一排杨柳背后,这才不见。他霎时间只觉孤单凄凉,难过无比,忍不住又哭了起来。

【10】張無忌见这个小妹妹天真活泼.甚是可爱,他十多年来,相识的都是年纪大过他很多的伯伯叔叔,常遇春虽和他兄弟相称,也大了他八岁。那日舟中和周芷若匆匆一面,相聚不到一天,便即分手,此外从未交过一个小朋友,这时不禁心道:“要是我有这样一个有趣的亲妹子,便可常常带着她玩耍了。”

【11】自她走近之后,張無忌一直觉得她好生面熟,待得听到她说话,登时想起:“原来她便是在汉水中的船家小女孩周芷若姑娘。太師父携她上武当山去,如何却投入了峨嵋门下?”胸口一热,便想探问張三豐的近况,但转念想道:“張無忌已然死了,我这时是乡巴佬、丑八怪、曾阿牛,只要我少有不忍,日后便是无穷无尽的祸患。我决不能泄露自己身分,以免害及义父,使爹妈白白的冤死于九泉之下。”

【12】周芷若转眼瞧着丁敏君,意存询问。丁敏君怒道:“你带这两人去见師父,请她老人家发落便是。”周芷若道:“倘若这两位并未存心得罪师姐,以小妹之见,不如一笑而罢,化敌为友。”丁敏君大怒,喝道:“甚么?你反而相助外人?”

【13】張無忌眼见丁敏君这副神色,想起那一年晚上彭莹玉和尚在林中受人围攻,纪晓芙因而和丁敏君翻脸,今日旧事重演,丁敏君又来逼迫这个小师妹,不禁暗暗为周芷若担心。

【14】可是周芷若对丁敏君却极是尊敬,躬身道:“小妹听由师姐吩咐,不敢有违。”丁敏君道:“好,你去将这臭丫头拿下,把她双手也打折了。”周芷若道:“是,请师姐给小妹掠阵照应。”转身向那村女道:“小妹无礼,想请教姐姐的高招。”那村女冷笑道:“哪里来的这许多罗唆!”心想:“难道我会怕了你这小姑娘?”自不须張無忌相助,一跃而起,快如闪电般连击三掌。周芷若斜身搶进,左掌擒拿,以攻为守,招数颇见巧妙。

【15】張無忌内力虽强,武术上的招数却未融会贯通,但见周芷若和那村女都以快打快,周芷若的峨嵋绵掌轻灵迅捷,那村女的掌法则古怪奇奥。他看得又是佩服,又是关怀,也不知盼望谁胜,只望两个都别受伤。

【16】兩女拆了二十余招,便各遇凶險,猛聽得那村女叫聲:“著!”左掌已斬中了周芷若肩頭。跟著嗤的一響,周芷若反手扯脫了那村女的半幅衣袖。

【17】两人各自跃开,脸上微红。那村女喝道:“好擒拿手!”待欲搶步又上,只见周芷若眉头深皱,按着心口,身子晃了两下,摇摇欲倒。張無忌忍不住叫道:“你……你……”臉上滿是關切之情。

【18】周芷若見這個長須長發的男子居然對自己大是關心,暗自 詫異。丁敏君道:“師妹,你怎樣啦?”周芷若左手搭住師姐的肩膀,搖了搖頭。

【19】張無忌望着周芷若的背影,见她来时轻盈,去时蹒跚,想起当年汉水舟中她对自己喂饮喂食、赠巾抹泪之德,心想但愿她受伤不重。那村女忽然冷笑道:“你不用担心,她压根儿就没受伤。我说她厉害,不是说她武功,是说她小小年纪,心计却如此厉害。”張無忌奇道:“她没受伤?”那村女道:“不错!我一掌斩中她肩头,她肩上生出内力,将我手掌弹开,原来她已练过峨嵋九陽功,倒震得我手臂微微酸麻。她哪里会受甚么伤?”張無忌大喜;心想:“原来滅絕師太对她青眼有加,竞将峨嵋派镇派之宝的峨嵋九陽功传了给她?”

【20】張無忌心想:”这姑娘对她情郎痴心如此,倘若世界上也有一人如此关怀我,思念我,我这一生便再多吃些苦,也是快活。”瞧着周芷若和丁敏君并排在雪地中留下的两行足印,心想:“倘若丁敏君這行足印是我留下的,我得能和周姑娘並肩而行……”

.........